这事很简单啊,你看,容庭和宋浅两家是世交,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身上还带着个婚约,谈恋爱、结婚、生孩子,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应该只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事吧? 怎么就没在一起呢? 这事白潇潇想了许多年都想不明白,别说白潇潇了,就连宋浅自己都想不明白。 “浅浅啊,你就真没对容二动过心吗?”白潇潇本来就是憋不住话的人,她一向有啥说啥,人想到这些就忍不住问宋浅:“虽然容二脾气不好,但是对你是真的没话说,从小到大谁欺负你了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给你出头,打不过人家还被对方揍了一顿,回来也是二话不说,简直是要把你宠到天上去了,你也是啊,你不喜欢和别人亲近,但对容二总是有些不一样,我觉得你们明明就是互相喜欢对方……” “你多心了。”宋浅打断白潇潇的话,她说:“我不喜欢他。” 白潇潇被宋浅的轻描淡写噎了一下,就听到宋浅又说:“他也不喜欢我。” “我知道啊。”白潇潇撇了撇嘴,“虽然知道,但就是觉得……该怎么说呢,不说了。” 白潇潇的话题很快就又跑到了别的上面,宋浅在国外这两年很少跟别人联系,不过白潇潇除外,她偶尔也会跟白潇潇发发简讯,不然以白潇潇的性格,早就跑到大洋彼岸去抓她回来了。 罗琼上来敲门给宋浅和白潇潇拿水果,温声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罗琼看宋浅一向都很严,白潇潇忍不住抱怨道:“她不好好管教自己女儿,对你倒是有千百条不许,严苛的不得了,这是什么毛病啊?” “别胡说了。”宋浅把床铺好,问白潇潇:“你睡左边还是右边?” “老规矩啊。”白潇潇扑了过去:“右边右边。” 宋浅把灯关好,屋子里顿时陷入了黑暗中,宋浅眨了眨眼,用了好长的时间才慢慢适应黑暗,她摸索着上了床,和白潇潇一人一半的床,白潇潇突然说:“浅浅,有时候我会觉得你离开这里挺好的,至少你会相对自由一点。” 宋浅闭上眼睛,轻声说道:“睡吧。” 自由? 宋浅有些自嘲的想,那大概是永远都不会属于她的东西吧。 宋浅这个人其实有些认床,在国外的两年她开始整宿睡不着,后来才慢慢习惯,可是这一晚她很快就入睡了,而且没有做梦。 在国外的时候她每晚都会做梦,梦见意气风发的少年,然后惊醒,再强迫自己入睡,再惊醒,反复循环,两年就这么过来了。 白潇潇就在宋家跟宋浅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不愿意接,宋浅就把手机拿起来接通递到白潇潇耳边。 是白父来的电话,白潇潇的睡意顿时就醒了一半,她有些不高兴的对着手机那边的白父说道:“我知道了,今天跟容氏有个合约要签,我看着时间呢,没忘,我挂了啊。” 宋浅听到容氏这个字眼,眼皮跳了跳,她问白潇潇:“你今天很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