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潇潇苦着脸跟宋浅抱怨:“还不是我爸,非要我好好学,以后接手他的公司,这不前几天跟容氏谈了个合作,我爸让我出面去签约,我今天约了去做指甲的,烦人。” “容氏?那不就是容庭家里吗?”宋浅问白潇潇:“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白潇潇闻言看了宋浅一眼,有些吃惊:“你要去?好是好啊,不过很无聊的,你居然想去?” “也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宋浅只道:“反正我现在闲着没什么事干,我已经投了简历,不过现在还没有反馈。” “投什么简历啊。”白潇潇说:“你需要什么工作跟我说,我让我爸给你安排。” 宋浅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找就好。” 白潇潇是白家的大小姐,父母都是生意人,白氏集团在本地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户,白家就白潇潇这么一个女儿,宝贝的很,以后白家的家业早晚都要交到白潇潇的手上,不过白潇潇本人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被父母逼着进了公司。 宋浅在国外主修金融管理,用白潇潇的话说,她实在想不到一个正常的女人为什么要去学那么无聊的东西,每天跟数字打交道真的有趣吗? 关于这个,白潇潇无法理解宋浅。 宋浅也没办法跟白潇潇解释她当初选择这个专业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听说容家想让容二进公司帮忙。”白潇潇在去容氏的路上跟宋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宋浅跟白潇潇说着话,视线落在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有些心不在焉。 到了容氏,宋浅跟在白潇潇身后,白潇潇拍拍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跟要上战场一样,宋浅觉得好笑,白潇潇瞪了宋浅一眼,宋浅忙收住笑容,对白潇潇说:“难得看到你怕成这副模样。” “废话。”白潇潇说:“容二他哥很可怕的好不好?” 宋浅不置可否,只陪着白潇潇来了容氏,但却并不打算跟她进去谈,白潇潇瞪着宋浅,险些被她气死,“你太不够意思了。” 宋浅挥手目送白潇潇进去。 不知道容庭有没有过来。 宋浅心不在焉的想着。 宋浅微微垂眸想着心事,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宋浅没在意,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了下来。 就在她身后。 宋浅愣了一下,转身,对上男人幽深晦暗的双眸,宋浅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男人有些危险的眯起双眸,宋浅这才微微低下头小声叫了句:“容大哥。” 是容家的大少爷,容庭的亲哥哥容易,也是这容氏集团的总裁。 容易的目光深深浅浅的落在面前的宋浅身上,他不说话,就站在那里,气势如山,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宋浅又忍不住向旁边靠了靠。 容易抬脚,从宋浅身边走过,宋浅连呼吸都屏住了,容易和宋浅擦肩而过,宋浅以为他会直接走开,不料容易突然停下脚步问了句:“你找容庭?” 宋浅下意识回了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