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找容庭?”容易眸光顿时深邃了几分,落在宋浅脸上的目光犹如刀子般凌厉,“那就是找我?” 宋浅一窒,想也不想的用力摇头。 容易站在那里没动。 宋浅有几分窘迫,还有些尴尬,她只想着白潇潇说的没错,容易此人的确可怕,容易不走也不说话,宋浅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能干巴巴的站在那里。 气氛一时间非常僵硬。 就在宋浅忍不住想要开口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阿易,你谈完了吗?” 身后有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传来,那声音由小及大,与此同时落在宋浅身上的两道灼热目光终于退开。 有人从宋浅身边走过,那香水的味道有些重,宋浅下意识蹙眉,女人经过宋浅身边,径直走到容易身边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我等你好久了,什么时候去吃饭?”女人撒着娇。 容易脸上没什么表情,有些冷淡的回了句:“还没开始。” “嗯?你还没进去吗?我以为你谈完了。”女人有些不满,这才朝着宋浅看了过来,她眨了眨眼,多看了宋浅两眼才认出来,“宋浅?” 宋浅垂眸,开口叫了声:“梁小姐。” “呦,还真是你啊。”对面的女人微微眯了眯眸子,她笑了:“漂亮了啊,国外的风水是不是格外养人?还是我堂弟终于把你调教出来了?” 宋浅还没来得及开口,容易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进去了。” “你去吧,正好我跟宋浅说说话。”女人闻言马上放开了容易的手。 容易目不斜视的进了会议室,女人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收了回来,她看着宋浅蹙眉,有些不悦的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宋浅回:“陪潇潇过来。” “呵。”女人从包里摸出根烟来,点燃,她吐了口烟雾,看似随口问宋浅:“听说容家的老二出来了?你可别整那藕断丝连的事,我们梁家丢不起这人。” 宋浅微微抬眸看向面前的女人,她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五官生的艳丽,人漂亮,而且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韵味,骨子里面透露出飞扬和自信,还带着点目中无人的高傲,这是梁家的堂小姐梁暖,说起来还是和宋浅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女人。 她是宋浅男朋友梁非白的堂姐,是容易的未婚妻,那就是容庭未来的嫂子,还是宋浅大哥的前女友。 宋浅有点头疼。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梁暖不满的质问。 宋浅淡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宋浅想,他们姓梁的大概脾气都不怎么好。 “不过你还真有本事。”梁暖轻笑,也不知是不屑还是嘲讽,“我那个堂弟,也不知怎么就对你死心塌地。” 宋浅不说话,梁暖站在那里吞云吐雾,她突然问道:“你们做了吗?” 宋浅脸上的表情一僵。 “我知道了,他大概是迷恋你的身体。”梁暖讥笑:“你就这点本事,宋浅。” 那声宋浅,她叫的颇为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