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和容庭解除婚约的事显然秦父不知道,秦父跟容父关系好,看来容父并没有和秦父说,秦父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有婚约,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结婚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秦父的话说完,气氛顿时有些僵硬,宋浅还是在笑,容庭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了,秦父做生意的,是个人精,又怎会看不出宋浅和容庭的不自在,他眼睛转了转,马上打了个哈哈:“不过你们这些孩子一向是有主意的,我就等着喝喜酒,不多管闲事了。” 秦父笑了笑,对容庭说:“行了,你带你的小媳妇去吧,你爸有心让你历练,有什么问题就来找秦叔。” 容庭道了声谢,拉着宋浅走了。 走出去很远宋浅还能感觉到秦父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和容庭的身上,宋浅看着容庭拉着她的手,容庭把宋浅拉远了一些,问她:“你怎么在这?” 宋浅的目光上移,落在容庭的脸上,对他解释道:“潇潇来这跟你哥谈合约,我陪她一起过来的。” 容庭哦了一声,放开抓着宋浅的手,宋浅反问容庭:“你呢?你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不是一向不喜欢生意上的事吗?”宋浅问容庭:“怎么跑到这来了?” “没办法。”容庭摊手:“我大学没上完,连毕业证都没有,又有前科,找个正经八本的工作难,我又不能在家吃闲饭吧?我想自己做点什么事业才好,这不先上我哥这来学习一下经验。” 容庭对宋浅一向知无不言,宋浅盯着容庭看,容庭被她看的发毛了,马上说道:“你别这么看我……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宋浅嗯了一声。 “怎么了?” 宋浅从包里拿出一份叠好的纸来递给容庭,容庭疑惑的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挑眉:“简历?” 宋浅脸上的表情不能更坦然:“帮忙开个后门?” “你想来容氏?”容庭皱眉:“你喜欢做生意?” “我修的是金融,你看看容氏有什么岗位适合我吗?” “我问你喜不喜欢呢。”容庭不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宋浅看着容庭,声音有些柔:“喜欢呀。” 容庭愣了一下。 宋浅的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容庭脸上,她的眼中有些忽明忽暗的光,像是一道漩涡,容庭的心狠狠的颤了颤。 问你喜不喜欢呢? 喜欢呀。 喜欢什么? 喜欢……你呀。 容庭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有些狼狈的转开视线,用力咳了两声才对宋浅说:“免费给你走后门?” “要点报酬也可以。”宋浅说:“不过你家那么有钱,还需要我的钱吗?” 宋浅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容庭的窘态,容庭松了口气,轻松的和宋浅开玩笑:“我不要钱,劫色如何?” 容庭本来只是开玩笑,为掩盖自己方才的狼狈,谁知宋浅笑笑,居然说道:“好啊。” 容庭一愣,宋浅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以身相许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