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庭的心因为宋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掀起阵阵涟漪,宋浅正看着他,眼底闪动着细碎的光,就让容庭莫名有种,如果他说一声好,下一秒宋浅就会掏出户口本来毫不犹豫跟他去领证的感觉。 “哎,别闹。”容庭说:“我们的婚约都解除了,我哪好意思让你以身相许。” “哦。”宋浅微微一笑,也不恼,“是啊,解除了,两年前,是我亲自上你家解除的婚约。” 谈及这件事,容庭沉默了,关于宋浅上容家解除婚约的事还是他从秦封口中听到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里面了,秦封说的特别玄乎,什么宋浅气焰嚣张,他出了事,她第一时间想跟他撇清关系,是个白眼狼,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容庭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只对秦封说:“也好。” 那个时候容庭身边有夏苏,宋浅的男朋友是梁非白,那婚约横在两人之间着实别扭,容庭觉得解除了也挺好。 容庭有瞬间的失神,就听到宋浅问他:“容庭,你怪我吗?” 容庭迅速回神,宋浅微微歪着头,格外认真的模样。 “怪你什么?”容庭摆了摆手,说道:“本来我们的婚约早晚都要解除,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婚约你来解,不然我先提出来,对你的名声不太好。” 容庭回答的也很认真。 “那你的名声呢?” 容庭又摆了摆手,“我无所谓。” “两年前你出事,我跑到国外去,还解除了我和你的婚约,秦封都质问我良心能不能安,你怎么连半句重话都没有?” 容庭听到宋浅的话啧啧了两声,他伸手用力揉了揉宋浅的头发,亲密无间的模样,他对宋浅说:“全世界都没人了解你,可我了解你,宋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你做的没错,事实上你做什么都没错,你就是个喜欢装坏人的好女孩。” 容庭言语间完全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那姿态分明就是就算此刻宋浅给他一刀他还会担心他的血会不会弄脏她的裙子。 “那如果——” “阿庭!”宋浅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声音横空闯入,夏苏站在两人身后大声叫着容庭的名字。 容庭回头,宋浅站在那没动。 夏苏走了过来。 “阿庭,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夏苏挽住容庭的手臂,有些委屈的说道:“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容庭解释道:“手机静音了,没听到,抱歉啊。” 夏苏看了宋浅一眼,她什么都没问,没问容庭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没问他为什么会和宋浅在一起,只是温温柔柔的对容庭说:“秦封他们等着呢。” 容庭嗯了一声,抬眸对宋浅说:“那我先走了,你的事我记着。” 容庭说完错开目光,正要和夏苏说走吧,宋浅突然伸手一把拽住了容庭的衣袖,容庭怔了怔,宋浅说:“我的话还没说完。” 夏苏紧紧抓着容庭的手,她咬了下唇,忍不住开口说了句:“阿庭,大家都在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