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抓着容庭的胳膊,夏苏抓着容庭的另一只手,容庭被夹在中间,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夏苏委屈的看着他,容庭扭头看向宋浅。 宋浅抓着容庭的手顿时一紧,容庭轻叹道:“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宋浅身体一僵,她紧紧抓着容庭的手松开,顺势收了回来,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样啊。” 夏苏松了口气,也跟着看向宋浅,眼底带这几分淡淡的得意和幸灾乐祸。 “没事了。”宋浅无视夏苏的视线,只对容庭说:“你们走吧。” 容庭犹豫了一下。 “阿庭,走了。”夏苏拉着容庭的手,用力将他拽走,宋浅站在那里,看着两人的背影,在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 容庭停下脚步回头,皱着眉头问宋浅:“你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宋浅伸手把碎发掖到耳后,微微笑着说道:“不打扰你们了,我等潇潇。” “哦,那好吧……” 容庭和夏苏走了。 宋浅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白潇潇的电话打了过来,她找不到宋浅所以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宋浅去找白潇潇,白潇潇整个人都蔫了,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看上去特别疲惫的模样。 宋浅走过去,白潇潇看到宋浅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委屈的哭诉道:“浅浅,我要死了,容二他哥太可怕了……” 宋浅点了点头,递过去了一个同情的目光,表示心疼白潇潇。 白潇潇拉着宋浅非要去逛街,宋浅拗不过她只能同意,两人刚出容氏的大门,白潇潇就接到了乔语诗的电话,然后拉着宋浅就走。 宋浅被白潇潇差点拉个跟头,她忙拉住白潇潇问她:“怎么了?” “语诗说陈飞出事了,我得过去看看。”白潇潇说完又补充道:“不过秦封也在啊,怎么会出事?” 宋浅听到白潇潇的话,想到刚刚夏苏拉着容庭说去找秦封,既然秦封也在,那容庭…… 宋浅沉了脸,马上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白潇潇不疑有他,用力点了点头,两人很快就赶了过去,乔语诗给白潇潇打电话说的地点是一家酒店,宋浅和白潇潇过去的时候乔语诗就站在门口等她们,看到两人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潇潇,浅浅,不好了,陈飞出事了,怎么办啊?”乔语诗跟白潇潇关系好,她跟陈飞是青梅竹马,他们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乔语诗喜欢陈飞,可陈飞有女朋友,还是个小模特,陈飞宝贝的不行。 “出什么事了,你先跟我说。”白潇潇拉着乔语诗安慰她:“没事,你别担心,大家都在呢。” “是Belle,陈飞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跑过去质问,就跟对方吵起来了……” “什么?”白潇潇听到乔语诗的话,掐死Belle的心都有了。 Belle就是陈飞的女朋友,白潇潇她们这群人一向不待见她,现在听乔语诗这么说,是那个Belle做了对不起陈飞的事,当下就火了,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