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潇潇挽起袖子就要进去干仗,宋浅忙拉住白潇潇,扭头问乔语诗:“秦封和容庭他们都在吗?” “在呢在呢。”乔语诗看着宋浅欲言又止。 宋浅问:“怎么了?” “这个……”乔语诗吞吐的说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事情稍微有点棘手。” 宋浅闻言眉心一蹙,跟白潇潇一起走了进去,一进门就能看到酒店一片狼藉,不过应该是被清过场了,白潇潇马上就看到了容庭和秦封他们,扬声叫道:“容二!” 容庭等人纷纷扭头看了过来,夏苏果然也在,她被容庭护在身后,宋浅看容庭没受伤,正要松口气,蓦的感觉到有两道凌厉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宋浅微微一怔,看了过去,愣住了。 白潇潇和乔语诗已经冲了过去,陈飞有些狼狈坐在地上,乔语诗想要去拉他,但拉不动,陈飞失魂落魄的,宋浅抿了抿唇才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容庭和秦封他们站在陈飞这边,对面还有一拨人,为首的男人翘着二郎腿,他们这边的人个个抬着下巴,看上去嚣张又不好惹,事实上也是如此,宋浅这才明白了乔语诗所谓的棘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飞,你没事吧?”白潇潇过去看到陈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被人揍过的模样,她当即就火了,白潇潇这个人一向护短极了,她站起身来就质问对面的人:“你们什么意思?” 最前面的男人掸了掸烟灰,他身后最近的男人嗤笑道:“什么叫我们什么意思?我该问问是你们什么意思吧?想打群架是不是?” “打就打,怕你们啊?”有人说着就要挽袖子,容庭拉住那人,他脸色有些难看,盯着跷二郎腿的男人问:“梁又,至于吗?” 梁又笑了,他叼着烟,一股子的不羁,他有些含糊的说道:“先动手的是你们,先一群人围过来挑事的也是你们,什么话都让你们说了,还讲理吗?” “梁又,你别太过分了。”秦封说:“别以为你姓梁,我们就怕你。” “知道你们天不怕地不怕,胆子大,谁不敢打啊?”梁又讥讽道:“大不了把人再打残,不过你们可得想清楚,现在在这的人吧,身份跟你们可都不是一个档次的,这要是进去了,没个十年二十年可绝对出不来。” “你!”秦封怒。 谁都听得出来梁又这话就是在嘲讽容庭,秦封等人气得够呛,容庭冷着脸,他嘴角动了动正要开口,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开了口:“梁又。” 宋浅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轻不重,不温不火。 梁又用力咬了一下嘴里的烟,他伸手把烟拿下来,烟蒂差点烫了他的手,梁又没事人一般站起了身来,对着宋浅说:“未来堂嫂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 宋浅也不想废话,直接说道:“放人。” “得,您一句话的事。”梁又挥了挥手,直接说道:“行了,这事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