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又给足了宋浅面子,他们这边的圈子里谁不知道宋浅是梁非白放在心尖上的人啊,宋浅一句话,他们这些人就算不给宋浅面子,也得给梁非白面子。 “潇潇,语诗,先把陈飞扶起来。”宋浅有条不紊的说着。 白潇潇和乔语诗闻言马上上前扶陈飞,陈飞瘫坐在地不动,乔语诗有些急了,叫他:“陈飞!” 陈飞抖了抖身体,如梦初醒。 “还不快起来?”白潇潇用力拉陈飞。 陈飞眨了眨眼,仿佛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他一把推开白潇潇和乔语诗,站起身来就朝梁又身后的女人冲过去,但却半道就被人拦下,梁又似笑非笑的朝着宋浅看了过来,只道:“堂嫂,这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 宋浅蹙眉,陈飞的眼中没有任何人,只有依偎在某个男人怀中的女人,他梗着嗓子问:“为什么?” Belle看都没看陈飞一眼,只说道:“什么为什么?反正我们都分手了。”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陈飞红着眼质问道:“我对你不够好吗?” “分手还需要那么多的理由吗?不喜欢了,没兴趣了就分了呗,陈飞,我男朋友现在是沈渊,你可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好聚好散。”Belle靠在新男友的怀里语笑嫣然,沈渊抽着烟,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弧度,有点冷漠,更是讥讽。 陈飞怒目欲裂,他冲过去就想打沈渊,宋浅一凛,忙冲了过去想要挡住激动的陈飞,陈飞挥拳险些伤到宋浅,容庭和梁又双双变了脸色,梁又一把拉开宋浅,容庭慢了一步,没抓住宋浅,脸上表情一僵,转而拦住了陈飞。 梁又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宋浅一番,确定宋浅没受伤才松了口气。 开什么玩笑,宋浅要是在这受什么伤了,梁非白回来不得活劈了他? 梁又想到这,当即语气就有些冲,质问宋浅:“你冲过来做什么?” 宋浅无言,如果陈飞真把沈渊打了,那他今天还能从这个门出去吗?宋浅看着容庭冷着脸抓着陈飞喝道:“还没闹够?” 陈飞眼皮一跳,一个大男人,眼泪居然就跟着流了下来。 “容庭。”宋浅说:“带他们都走。” 容庭愣了一下。 “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带他们都走。”宋浅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 容庭的目光和宋浅遥遥对上,他们两人是多少年的交情,就算只是一个目光的对视,容庭马上就明白了宋浅想要说的话,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容庭抿了抿唇,抓着陈飞的手用力,终究还是说道:“走。” “浅浅!”白潇潇想要上前。 宋浅马上说道:“你也跟容庭他们走。” 宋浅的脸色有些冷,白潇潇脚步一顿,秦封拉了白潇潇一下,嘲讽道:“让你走你就走,她宋浅那么有本事,你担心什么?” 白潇潇被秦封拉走,容庭也把陈飞带走了,其余容庭那边的人也都跟着撤了,有人示意梁又,梁又皱着眉头,但却没表态。 “宋浅,你想从我手中保人,挺有胆量啊。”沈渊推开Belle,冷冷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