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白的那些朋友里,就这个沈渊最难搞。 他家世显赫,跟梁非白关系最铁,性子阴影不定,桀骜又心狠手辣,但偏偏就是有无数的女人趋之若鹜。 沈渊冷眼看着宋浅,那姿态摆明就是如果宋浅不给他个能接受的解释,他今天就跟宋浅杠上,他不怕梁非白,自然也不会畏惧宋浅什么。 宋浅面对着一群人,丝毫不见慌乱,她对上沈渊深沉的目光,开口说道:“沈渊,陈飞可是在救你,你就这么不识好歹?” “救我?”沈渊眯了眯双眸,眸中写满了不悦。 “是啊,他在救你,让你看清你身边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沈渊,你品味变差了。” 宋浅话音才落,沈渊身边的Belle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她喝道:“宋浅,你别胡说八道!” 梁又皱着眉头站在那,听着宋浅说话,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两年宋浅被梁非白宠的愈发无法无天,连沈渊都敢惹。 沈渊听到宋浅的话倒是意外的没恼,他只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刻画出薄凉的弧度,然后问宋浅:“那你说,她是什么货色?” “阿渊!”Belle有些慌了。 沈渊伸手一把捏住Belle的下巴,冷着脸警告道:“没让你说话就闭嘴。”. Belle吓的脸都白了。 沈渊看向宋浅:“你说。” 宋浅开口说道:“她不过就是看上你的家世,贪图你的钱财而已。” “说得好。”沈渊笑:“你不是吗?” 仿佛就在这等着她一样。 “你跟梁非白,不也是因为这个吗?” 梁又的脸色变了变,这才开了口:“沈渊,你说话注意点……” 梁又的话还没说完宋浅就笑了,她伸手把耳边的碎发掖到耳后,这个动作由她做出来说不出的风情万种,沈渊眯着双眼,就听到宋浅说:“我是因为这个,那又如何?” 那语气,无比的理所应当。 梁又瞪着宋浅,宋浅权当没看到,又说:“可是她跟我能比吗?” 在场的人纷纷吸了口冷气。 这个宋浅,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这种话居然也说得出口,还真是……厉害啊。 沈渊笑了,相比他刚才的阴冷和漠然,他这个笑容看上去愉悦了许多,他眸光深深浅浅的落在宋浅身上,只道:“你说得对。” 沈渊说:“宋浅,你果然跟那些寻常的女人不一样,你很有本事。” 这大概是沈渊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这样毫不掩饰的夸人,就沈少爷那个脾气,他们谁不清楚啊?能从他身上占到便宜的人还真没有过。 沈渊没再继续追究这件事,梁又拉了宋浅一把,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真敢跟沈渊对着干,不想活了吧你?要是把他惹毛了,我护不住你,就连堂哥都未必能护你。” 宋浅只是若无其事的哦了一声,她装作没事人的模样,但刚才跟沈渊对峙的时候分明因为太过紧张,指甲划破了掌心,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宋浅什么都没说,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往衣袖里藏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