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怕吗? 自然是怕。 这群人里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权势之后,得罪了谁下场都不会好,宋家虽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宋浅毕竟不是宋天麟的亲女儿,隔着一层关系,底气多多少少没那么足,而且宋家在这些人面前……说实在的,的确不是很够看。 梁非白那是什么样的人物?他的朋友圈里又怎么可能会有普通人?沈家又是什么地位?他是沈家的大少爷,家世显赫,而且他这个人城府极深,本就难搞,若非为了……宋浅才不会去触沈渊的霉头。 宋浅不是不怕死,正好相反,她怕死了。 但是怕,也不能说。 宋浅稍稍松了口气,梁又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宋浅拒绝。 梁又看了过来,被宋浅拒绝有些不爽,宋浅便解释道:“潇潇她们肯定会等我,你去了尴尬,我跟她们走就行,而且你这边应该还有事情吧?” 梁又听宋浅这么说也不坚持,反正他本来也不是很想送宋浅,不过是因为梁非白让他多照顾宋浅,这要是怠慢了,宋浅告状告到梁非白那,梁又可得罪不起。 “宋浅,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堂哥很讨厌你跟那些人相处。”梁又说着,脸上露出了轻蔑之色:“你也是,虽然宋家的地位也没那么显赫,但你爷爷还有你哥好歹都是厉害的人物,你自降身份跟那群富二代玩在一起,你也不嫌给你家里丢人。” 宋浅看了梁又一眼,不轻不重的说道:“那就谢谢你的提醒了。” 梁又哼了一声,没再搭理宋浅,宋浅自己一个人走了,她刚走出酒店的门就看到靠在一旁抽烟的容庭,他脚下有好多烟头,容庭一直盯着这边看,看到宋浅出来脸上紧绷的表情终于松快了几分,他把烟头扔到脚下踩灭,迎了过来。 “怎么这么久?”容庭的视线在宋浅身上打量了一番,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宋浅云淡风轻的笑,“他们又不会吃了我。” “不会吗?我看可未必。”容庭问宋浅:“他们难为你了吗?” 容庭在问这话的时候双眸微微眯起,脸上的神色稍稍有点紧绷,眉眼间的戾气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我要是说他们为难我了,你预备如何?”宋浅反问。 容庭伸手,把袖口卷上去,吐出冰冷而又清晰的三个字:“揍他们。” 宋浅抿唇笑了。 “我记得幼儿园的时候,你就被他们揍过。” “嗯,因为梁非白抢你的糖吃,还把你弄哭了。”提到小时候,容庭眉眼间的戾气稍稍化开了一些。 宋浅歪头看着容庭,容庭顿了顿,又说:“其实你跟梁非白谈恋爱,我一直都有点搞不明白,怎么会是他呢?你看,幼儿园他抢你的糖把你弄哭,小学弄脏了你的裙子让你不敢回家,初中给你写情书,高中表白的时候送了一车的玫瑰花……” 容庭越说眉头蹙的越深,宋浅笑出声来,半开玩笑似的对容庭说:“不是他,难道还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