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庭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僵硬。 宋浅的语气不轻不重,仿佛只是随口的一句玩笑话,但就是在那一刻犹如一把刀子狠狠扎在了容庭心口。 “我倒是希望那个人是你,可是你喜欢夏苏啊。”宋浅倒是轻松的耸了耸肩,“挺遗憾的吧,容庭。” 容庭抿了抿唇,脸上的神色有些紧绷,他的心情好像就因为宋浅这一句话就能差到极点,如果是别人容庭可能拳头早就挥出去了,可这个人是宋浅啊,容庭嘴唇动了动,宋浅又说:“陈飞怎么样了?” 她总是这样,不动声色的试探,轻描淡写的撩拨,然后又理所应当的转移开话题,容庭深吸一口气,回宋浅的话:“非要拉着人喝酒,秦封他们陪他去了。” 宋浅马上问:“你怎么不去?” 容庭说:“我在等你。” 绕来绕去,又绕了回来。 “送你回去?” 宋浅大方点了点头,“好啊。” 宋浅不愿意坐车,容庭就陪她沿街慢慢走,宋浅不说话,容庭也不说,两个人就这样肩并着肩一步一个脚印,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后来宋浅走累了,非要容庭背。 宋浅说让容庭背,容庭就背,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宋浅,宋浅跳上容庭的背,容庭半点不满和抱怨都没有,容庭稳稳的背着宋浅,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太轻了。” 宋浅趴在容庭背上,被他背上的骨头咯的不舒服,她说:“你太瘦了。” “是不是国外的东西你吃着不喜欢?”容庭接着说:“你应该多吃点。” 宋浅说:“你也是。” 然后就是漫长的沉默,两人相对无言了好一会,容庭居然就这么背着宋浅把她送回了家,宋浅有点意犹未尽,从来没觉得这段路程这样近过,她有些不太高兴,容庭把宋浅放下来,然后说:“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我就走。” 宋浅嘴唇掀了掀,却终究只是说了声哦。 宋浅转身走了两步,容庭开口叫住她:“宋浅。” 宋浅马上停下脚步,她嘴角弯了弯,转身问容庭:“什么事?” 她眼睛亮亮的,看上去分外明媚动人,宋浅的眼中隐隐有着一抹期待,容庭哽了一下,只说道:“我已经把你的简历交给我哥了。” 宋浅嘴角的笑容蓦的一僵。 “就这个?” “嗯,就这个。” “我知道了。”宋浅转身,声音有些冷:“那真是谢谢你了。” 宋浅语气中分明有着一丝赌气的成分,容庭苦笑,看着宋浅进门,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离开。 宋浅刚进客厅,宋天麟就叫住了她,“谁送你回来的?” 宋浅回了声:“梁又。” 宋天麟蹙眉,罗琼端着水果走了过来,对宋浅说:“浅浅,快来尝尝我今天新买的水果,都特别甜。” 罗琼把水果盘都塞到宋浅手中,给她使了个眼色,宋浅看了宋天麟一眼,对罗琼说:“谢谢婶婶,那我先上去了。” “快去吧。”罗琼目视着宋浅上楼,宋天麟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就惯着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