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琼看了宋天麟一眼,语气嗔怪:“浅浅又没犯什么大错,你板着个脸给谁看呢?再吓着孩子。” “她现在是非白的女朋友,是梁家未来的媳妇,怎么还跟容家的老二纠缠不清?”宋天麟皱着眉头,说着就要站起身来,“不行,我得跟她谈谈。” “哎。”罗琼忙上前拦住宋天麟说道:“孩子大了,你别管这事,再说浅浅本来就……要不是两年前那点事,你说浅浅会答应做梁家那位少爷的女朋友吗?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你还不清楚?”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让容家的老二耽误她,我看梁家挺好,豪门权贵,非白没有亲兄弟,以后梁家的一切都要他继承,那我们浅浅就是梁家名正言顺的夫人,后半辈子衣食无忧,要什么要有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跟大哥交代,不然我……” 宋天麟没有把话说完,罗琼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变。 仿佛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夫妻两人都不说话了,气氛莫名就有点沉重,宋成雪进来的时候觉得奇怪,问了句:“爸妈,你们傻站在那干什么呢?” 宋天麟和罗琼对视一眼,宋天麟坐了下来,罗琼忙上前拉住宋成雪说:“没事。” 罗琼一靠近宋成雪就闻到了她身上的烟味,罗琼瞪了她一眼,当即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又抽烟了?” 宋天麟闻言看了过来,眉头顿时用力蹙了起来,宋成雪不以为然的说道:“抽烟怎么了?现在谁不抽烟啊?” “你还敢犟嘴?”宋天麟沉下脸,质问宋成雪:“你跑哪去了?” “出去随便逛逛。” “随便逛逛?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找点正经事做,你看看你这都是什么打扮?”宋天麟越说越来气,“你还跑出去抽烟、喝酒、泡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哪里是千金小姐会去做的事,你赶紧的,现在马上就去把你的衣服换掉。” “凭什么啊?”宋成雪的脾气也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抽烟喝酒泡吧怎么了?丢你的脸了?这些事宋浅还做过呢,你怎么不去骂她?” “小雪!”罗琼忙拉住宋成雪,眼看着宋天麟的脸色越来越黑。 “你以为你妹妹跟你一样不争气?”宋天麟喝道:“你要是能从你妹妹身上学到一星半点,也就不会让我们这么不省心。” 宋成雪咬牙,大声说道:“我才没有妹妹!” 宋成雪推开罗琼就往楼上跑,罗琼追上去叫着:“小雪!” “别管她。”宋天麟叫住罗琼,“就是惯的,我看她越来越无法无天。” 罗琼忙去安抚宋天麟,宋成雪跑上楼,和正出来的宋浅差点相撞,宋成雪怒气冲冲,宋浅看了她一眼,往后退了两步,叫了声:“姐。” 宋成雪刚刚被宋天麟训斥,正憋着火,而且宋天麟还把她和宋浅做对比,宋成雪咬牙切齿的看着宋浅开口:“宋浅,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