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看着咬牙切齿的宋成雪,她不知道宋成雪平白无故的又生什么气,但她垂下双眸,只说道:“姐,你别生气了。” 又是重重一拳挥出去之后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宋浅,我告诉你,我没有什么妹妹,在这个家里你什么都不是,你会扮乖巧,讨爸妈开心,那是因为你自卑,你害怕,你怕你不听话就会被赶出去,这就是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我是宋家名正言顺的千金大小姐,所以我有恃无恐,我什么都不担心,就算我刁蛮、任性、不讲理,可这里还是我家,你呢?你什么都没有。” 宋成雪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恶意,狠狠往宋浅心窝子上捅的那种恶意,她说完伸手用力推开宋浅就走,宋浅被宋成雪一推,险些被她推个跟头,宋浅扭头看了宋成雪一眼,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宋浅很快就接到了容氏打来的电话通知,通知她去面试,宋浅挂断电话之后特意画了个淡妆,关电脑前还特意把她之前投过简历的公司面试邀请邮件全部删除。 宋浅在国外修的是金融专业,她想容氏应该暂时不缺这方面的人,所以宋浅特别在简历上写了其他职业也可,宋浅到了容氏,一路被领到总裁办公室,宋浅愣住了,忙问道:“走错了吧?” “没错,就是这,还不快进去?” 宋浅有点懵。 总裁办公室很大,只是里面光线有点暗,宋浅一时间有点无法适应里面的昏暗,稍稍眯了眯眼,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关上,宋浅一惊,同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来的倒快。” 宋浅莫名打了个冷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冷气太足的缘故,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抵在门上,那声音继续传来:“怕什么?” 同时啪嗒一声,整个办公室都亮了起来,宋浅下意识伸手遮挡了一下光线,透过指缝隐隐约约看到有人走来,宋浅叫了声:“容大哥?” 容易慢慢的嗯了一声。 他显然刚才是睡着了,头发稍微有些乱,西装外套随意扔在沙发上,衬衫上有些褶皱,此刻正不紧不慢的整理着。 “那个,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了。”宋浅有些局促的抬手摸了摸鼻子,这是她紧张不安时下意识的小动作。 容易瞥了宋浅一眼,正好看到她摸鼻子的小动作,他问宋浅:“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啊?”宋浅愣了愣。 “没做亏心事,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容易脸上的表情冷冷的,宋浅眨了眨眼,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容大哥你又不是鬼。” 这么一来二去的,宋浅紧绷的神经居然就放松了不少,容易瞥了她一眼,走向办公桌,看到宋浅还站在那,皱着眉头说道:“你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 宋浅乖乖地走了过来,容易又说道:“坐。” 宋浅坐下,她一低头就看到放在办公桌上的东西,正是她的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