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回去的时候还是有点懵的。 她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容易的秘书了?再说了容易不是有秘书吗? 宋浅还没到家就接到了容庭的电话,容庭问宋浅:“面试结果怎么样?” 宋浅:“……” “怎么了?不顺利?不应该啊。” 宋浅深吸一口气,问容庭:“你都跟你哥说什么了?” “我就跟我哥说,让他在容氏给你找个工作,最好是不用太累的那种,不能受人欺负,有什么事让他多罩着你,最好是那种看上去职位虽然不高但绝对没人敢惹的那种,最好在他眼皮子底下,随时都能看到你……” “快打住吧。”宋浅气结,她算是明白了,容庭这么提条件,除了做容易的秘书也没别的什么选择了吧? 容庭疑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我哥没给你安排好?” “……他让我做他的秘书。” “哦。”容庭说:“挺好啊,做我哥的秘书,都得巴结着你,没人敢给你甩脸子,我也就不担心你被人欺负了。” 宋浅觉得头疼。 “你找到新工作了,我帮了你这么大一忙,你也不感谢感谢我?出来吃饭吧?”容庭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请客。” “不是说让我犒劳你?你还请客?” “给你庆祝一下。”容庭说:“就我们俩。” 宋浅马上问:“在哪?” 容庭报了个餐厅的地址,宋浅应下,马上让司机调转车头。 容庭选的这家餐厅是很有名气的主题餐厅,人气火爆,都需要提前预定,宋浅过去的时候有人在门口等着她,亲自领着她过去,容庭已经在了,他正坐在那里低头看手机,看上去很认真的模样,宋浅走了过去,容庭抬头看了宋浅一眼,马上把手机放下。 “来了。”容庭把提前准备好的橙汁递到宋浅面前,宋浅也不客气,接过来喝了一口,斜眼看着容庭问道:“原来是你提前准备好的,我说你怎么时间点掐的那么好,我刚从容氏出来就约我吃饭。” “给你个惊喜还不好?”容庭让服务生上菜,他点的都是宋浅爱吃的,宋浅这个人有点懒,最懒的点餐,所以对于她的口味,容庭比对他自己口味知道的更清楚。 “你跟我单独出来吃饭,就不怕你女朋友吃醋?”宋浅笑笑,随口开着玩笑话。 “她现在忙着呢,没空管这些,再说咱俩什么关系,吃哪门子的醋?” 宋浅挑了下眉:“忙?她忙什么?” “我准备开个经纪公司。”容庭说:“夏苏喜欢表演。” 宋浅听到容庭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她喜欢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你又不欠她的。” 容庭扯了扯嘴角,轻描淡写的回答:“我欠她的。” 宋浅看了容庭一眼,一把将手中的餐具用力甩到了桌子上。 溅了容庭一脸的汤水。 宋浅冷着脸,容庭看了她一眼,拿起手边的帕子擦了擦自己的脸,一点火气都没有,反而笑眯眯的问宋浅:“这么大脾气,替我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