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日宋浅和容庭分开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连个电话往来都没有,容庭这个人好像一下子就从宋浅的世界里消失一般,宋浅成为了容易的秘书,开始熟悉公司,慢慢步入流程,其实她的工作内容说白了很简单,以容易为中心,他让宋浅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完全的为容易一人服务。 容易这个人本来就苛刻得厉害,工作的时候喜欢板着张脸,生活中也难得见他笑一次,宋浅在容易手下做事完全不敢放松,白潇潇知道后对宋浅的敬佩程度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做容易的秘书啊,那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白潇潇觉得宋浅就是个勇士。 说起来白潇潇她们那群人很久都没聚了,好像是因为之前陈飞的事闹得不太愉快,不过马上就要到夏苏生日了,容庭叫了她们给夏苏庆生,白潇潇虽然不喜欢夏苏,但得给容庭面子,只是私下里总是和宋浅抱怨:“容庭这个人挺聪明的,怎么就栽到夏苏手了,真是没道理。” 这个问题,宋浅比白潇潇还想知道,容庭到底喜欢夏苏什么呢?温柔?漂亮? 宋浅去给容易泡咖啡的功夫,白潇潇的微信发了过来,宋浅点开一看,是几张图片,最下面是白潇潇发过来的语音,宋浅点开,白潇潇无比幽怨的声音马上响起:“浅浅啊,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我在给夏苏挑选生日礼物!我居然在给那个夏苏选礼物!我真的很想揍人你知不知道?” 宋浅笑了一下,回过语音去:“你这么不情愿,随便买个不就行了吗?” 白潇潇回复的很快:“那不行,随便一点万一选的东西太好或者太贵怎么办?我可不想白白便宜了她。” 宋浅听着白潇潇的话,被她逗笑了,正要回复,身后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这么开心?” 宋浅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扭头对上容易的冷脸,宋浅浑身的细胞都在发出警告,宋浅忙收起手机,堆起笑容问:“总裁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妈呀,工作时间唠闲嗑被上司发现了!宋浅想,容易不会炒了她吧? 容易看着宋浅一副努力装作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他扯了扯嘴角,斯条慢理的开口说道:“我让你泡杯咖啡,你知道自己泡了多久吗?你想渴死我?” “……”宋浅看了眼已经泡好的咖啡,嘴角动了动想要解释,然而她只是看了容易一眼,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变成了:“对不起总裁,我错了。” 宋浅低头,一副知错的模样,把姿态放的很低,从容易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头顶,宋浅的头发上有着浅浅的香气,那味道出奇的好闻,容易抿了抿唇,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来:“嗯。” 很平淡的反应,没有词严厉色,也没有责怪,宋浅见此马上说道:“咖啡已经泡好了,总裁,我给您端过去。” 容易看了卑躬屈膝的宋浅一眼,转身大步走在前面,宋浅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