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说起容庭和夏苏的事宋成雪倒是来了兴趣,一路上跟宋浅都在说这个事,下车的时候宋成雪突然问了宋浅一句:“听说你去容氏了?” 宋浅点了点头,宋成雪又问:“你去哪做什么?” 宋浅掩唇轻咳了一声,回道:“做总裁的秘书。” 宋成雪瞪大了双眼。 “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宋浅:“……” 关于挑选礼物这种事,宋成雪如果说自己是第二,只怕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宋成雪是豪门千金,看东西眼光毒辣,又久浸名媛圈,什么场合送什么东西,让人半点错都挑不出来,宋成雪眼光比较高,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特别中意的东西,宋浅跟在宋成雪身后,腿都要走断了,宋成雪踩着高跟鞋还是一副战斗力爆棚的模样。 宋浅赶紧拉住宋成雪说:“姐,我觉得刚才看到珍珠耳环就不错,要不就送那个吧?” 宋成雪白了宋浅一眼,说道:“那个太老气,不适合。” “那这个水晶的项链呢?” “那么贵重的东西,你自己都没有,还想送别人?” “镀金的长命锁?” “这是生日宴会,不是满月酒。” “……” 结果就是选来选去宋成雪都不满意,宋浅又跟着宋成雪转了一大圈,礼物没选好,却看到了容易和梁暖。 宋浅当机立断决定马上跑,宋成雪一把拉住宋浅,皱着眉头问她:“你跑什么?” 宋浅忙说:“姐,我看到总裁和未来的总裁夫人了。” 宋成雪一僵,顺着宋浅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容易和梁暖站在一起,梁暖正在选项链,容易就站在她身边,梁暖正笑着和容易说话,从宋浅和宋成雪这个方向看过去,这两人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宋成雪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几分难看,她迈步想要过去,宋浅大惊,一把拉住了宋成雪:“姐,你干什么?” 宋成雪看了宋浅一眼,站在那里没动,只说道:“什么总裁夫人,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宋浅愣了一下,不知道宋成雪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发什么脾气,还没等宋浅开口,宋成雪又说道:“你怕他们做什么,他们又不会吃人,跑什么跑?” “姐,我们别过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宋浅拉着宋成雪,两姐妹正纠缠之际,有人远远的叫着宋成雪的名字:“成雪!” 宋浅和宋成雪同时扭头向后看去,就看到一群名媛淑女正迈步走来,她们各个画着精致的妆容,打扮得光鲜亮丽,似乎是宋成雪的熟识。 “成雪,真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几个女孩子围了上来,看到宋浅不禁问道:“这是谁啊?” 宋成雪皱眉,宋浅看宋成雪没有介绍她的意思,她只笑笑,说了句:“我是宋浅。” “宋浅……啊,就是宋家的那个什么三小姐?”有女孩子掩唇惊呼。 “别胡说,宋家只有二小姐,哪来的什么三小姐?”有人嗤笑道:“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以为自己跟人家一个姓就是千金大小姐了,成雪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