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传来嘲笑声,宋浅无动于衷,面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就算这群人是在嘲讽她,她看上去好像也不生气,宋成雪的脸色却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你们再敢胡说,当心你们的嘴。”宋成雪冷着脸喝了一声。 这群女孩子本来是想要巴结宋成雪,她们都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当然知道宋成雪最讨厌宋浅,以前当着她们的面也没少说宋浅,她们想要巴结宋成雪当然要和她一起同仇敌忾,有人开口故意讽刺宋浅,原本以为会让宋成雪高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惹恼了宋成雪,女孩子们都有点懵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 她们当然不知道宋成雪的心思,在宋成雪看来,她讨厌宋浅,嘲讽她谩骂她都好,别人却说不得,不管怎么说宋浅都姓宋,宋成雪是可以无所谓的欺负宋浅,但别人绝对不行。 “走走走,看到你们就晦气,都给我走开。”宋成雪不耐烦的赶人,大家看出宋二小姐心情不佳,碰了一鼻子灰,纷纷不满,但碍于宋成雪的身份和她那个性子,女孩子们就算不满也不敢说什么,灰溜溜的就走了。 刚刚这里的小骚动当然被容易和梁暖注意到,梁暖原本没在意,拿着手中的东西扭头询问容易,可容易的视线并没有在她这边,梁暖顺着容易的目光看了过去,容易注视的尽头是浅笑着的宋浅,虽然那边那么多人,但梁暖就是可以肯定容易看的是宋浅。 梁暖咬唇,一把放下手中的东西伸手挽住了容易的手臂,容易这才看了她一眼,冷淡的问她:“选好了?” “都不好。”梁暖说:“我都不喜欢,我们去别处再看看吧。” 容易嗯了一声,完全随着梁暖,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感觉似乎很宠着她的模样,弄得周围的店员们羡慕不已。 梁暖把容易拉走,挽着他的手臂微微用力。 宋成雪把那群女孩子赶走,偷偷看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了容易和梁暖的身影,宋成雪有些失落,宋浅叫了她一声:“姐?” 宋成雪一惊,看了宋浅一眼,见她眼神有些奇怪,忙说道:“看什么看?别人讽刺你呢,你还笑?你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吗?还让她们这么羞辱你,宋浅,你这会怎么怂了?” 宋浅听到宋成雪的话失笑,她说:“这不有姐姐在,你总不会让我受了欺负去。” 宋浅的话轻轻柔柔的,宋成雪不知怎么红了下脸,她生怕被宋浅看出来,梗着脖子大声说道:“我才不管你会不会被人欺负,只是你敢牵扯到宋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宋成雪语气凶巴巴的,眼神更是恶狠狠的瞪着宋浅,“你明白了没有?” 宋浅点了点头,宋成雪哼了一声,又说道:“这些东西都不好,你不用买了,我上个月让人设计的那款项链昨天刚刚送来,你就拿那个去送人生日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