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听到宋成雪的话有点惊讶,对于宋成雪自己宝贝的东西,她居然这么大方的拿出来给她去送礼物,这个问题宋浅想不明白,宋成雪只觉得这里的东西她挑来挑去都不满意,如果随随便便拿一个送人,别人找出点不妥来,总归宋浅是要丢面子,宋浅丢面子倒也不要紧,但她姓宋,别人还以为宋天麟和罗琼苛待宋浅,再说容庭和宋浅关系那么好,礼物送的太差容庭那边也说过不去,这么一番综合考量,宋成雪才会忍痛割爱。 姐妹俩回去宋成雪就把项链给宋浅拿了过来,事后罗琼问起,宋浅只差没把宋成雪吹上天,关键这事宋成雪做的是够意思,罗琼对此也很是满意,直夸宋成雪越来越有当姐姐的样子。 转眼到了夏苏生日宴会当天,白潇潇的电话一大早就打了过来,因为是周末,宋浅也不用上班,白潇潇说来找宋浅一起过去,就先跑到宋家来了,白潇潇一见到宋浅就开启了疯狂吐槽模式。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认真的挑礼物,还是给夏苏挑的,恶心死我算了。” 宋浅闻言笑了,白潇潇问宋浅笑什么,宋浅说:“我也是第一次,你都不知道,我原本想让婶婶给我参谋一下,但婶婶没空,叫了姐姐跟我去,转了一圈都没看到满意的,最后你猜怎么着,我姐把她刚拿到手的项链给我了,她特意托人在国外定制的,这世界上可就这么一个。” “你姐?”白潇潇一脸见鬼的表情,“你说宋成雪?不可能吧?” 宋浅把包好的精致小盒子递给白潇潇。 白潇潇张大嘴巴,“你姐抽什么风了?” 宋浅摇头,表示她比白潇潇更加疑惑。 “要不是碍着容二的面子,我才不会跟个傻子似的挑来挑去。” 宋浅和白潇潇一起去参加容庭为夏苏精心准备的生日宴会,宴会地点定在了这个城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店里,白潇潇一直说容庭真宠夏苏,容家也是真的有钱。 宋浅嗤笑了一声,跟白潇潇说:“这算什么,你还不知道吧,容庭要为夏苏开个什么经纪公司,就为了捧夏苏当明星。” “啥?”白潇潇骂道:“神经病吧?” 谁说不是呢? 白潇潇无法理解容庭的行为,到了那里见到容庭拉着他就问:“有病得治,你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不能先把自己的病治一治?” 容庭今天穿着正式的西装,往那里一站,杀伤力大得不行,他被白潇潇拉住,有些懵了,“什么病?” “你没病去开什么经纪公司?”白潇潇没好气的质问道:“还是为了夏苏,你这不是瞎折腾吗?” 容庭闻言目光越过白潇潇,看向宋浅。 宋浅今天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妆容精致,她站在那里垂眸浅笑,别有一番味道,容庭对上宋浅的目光,他心神微动,下一秒却是有些头疼了。 容庭问白潇潇:“宋浅告诉你的?” “你甭管谁告诉我的,我看你就是……”白潇潇的话还没说完,夏苏的声音突然闯入:“阿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