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和白潇潇同时看过去,就看到夏苏拆开的正是宋浅送的礼物,项链被她拿在手里,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夏苏拿在手中的项链周围是一圈珍珠,最中央有颗稍微大一点的,珠圆玉润,璀璨夺目,实在是好看极了。 “这是谁送的,也太没有心意了吧?”夏苏邀请来的朋友们看到夏苏手中的珍珠项链顿时发出阵阵哄笑声。 “这么廉价的东西也好意思拿来送人家礼物,地摊上的便宜货,我家可有一大把。” 白潇潇听着这话差点没被气死,撸袖子就想冲过去打人,宋浅一把拉住了她,白潇潇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拉我做什么?这些嚼舌根的人,你看我不把她们的臭嘴都缝上!” “放心。”宋浅努了努嘴,白潇潇看过去,就看到容庭臭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你们别胡说,这是浅浅送我的生日礼物。”夏苏忙说道:“浅浅是我的朋友,她不管送我什么我都开心,都是她的心意。” “话可不能这么说,她要是真把你当朋友,怎么连份生日礼物都不认真给你挑选,我看送你这个东西的人根本就没拿你当朋友,真是太过分了!” 夏苏的那些朋友纷纷跟着起哄,夏苏有些无辜,容庭冷着脸喝道:“够了!” 夏苏的朋友们原本都是义正言辞,一副要为夏苏出头的模样,可被容庭这么一吼顿时就老实了,容庭正要开口,宋浅和白潇潇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宋浅说:“这礼物是我送的,不过我刚刚突然反悔了,刚才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我跟这位夏小姐又不是朋友,干嘛要送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 “贵重?”有人不屑。 宋浅走过去,她径直走到夏苏面前,对她微微一笑,然后毫不客气的把夏苏拿在手里的珍珠项链给抢了过来,徐徐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珍珠,这是南洋珍珠。” “南洋珍珠?那是什么?” “南洋珍珠产于南太平洋,又称南洋珠,南洋珠的母贝是白蝶贝,个体最大,南洋珍珠的颜色是白色至金黄色不同,其尺寸通常大于9mm,一般直径是10-15MM,有的会达到19毫米,南洋珍珠非常的珍贵,华美色泽的南洋珍珠被称为‘珍珠中的女王’。” 宋浅说到这里笑了一下,语气不急不缓,“你们知道南洋珠的市价是多少吗?” 夏苏的那些朋友面面相觑,根本就听不懂宋浅在说什么。 “一群不识货的东西,南洋珍珠也是珠宝中最稀有和特殊的珍珠,光有钱可未必能买到。”白潇潇故意抬高音量说道:“浅浅,你说这么好的东西你不自己留着,送什么人啊,我都替你心疼。” “这原本,是我求我姐姐千挑万选的礼物。”宋浅笑笑,“可惜了。” 夏苏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她求助的目光看向容庭,容庭扭过头去,显然没有要替她出头的意思。 “这事要是让你姐姐知道,估计刚刚起哄的这点人,基本就可以和自己的舌头告别了。”白潇潇一脸的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