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家浅浅是宋家的三小姐,她姐姐宋家的二小姐宋成雪,就算你们这种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没听说过宋成雪,夏苏你肯定知道吧?”白潇潇看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的宋成雪,一下子就乐了。 真是活该。 宋成雪是谁?夏苏当然知道。 这位宋家的二小姐实在是跋扈得厉害,家世好,人还漂亮,更是个不饶人的主,这个圈子里面的人谁不知道啊,正经八本的名媛里有两个人不能惹,一位是梁家千金梁暖,另一位就是宋家二小姐宋成雪,这两人名气大得很,虽然也算不上是什么好名声。 夏苏还真没想到这项链居然是宋成雪挑的,她还以为宋浅会故意看她出丑,所以才想拿这个生日礼物说事,最好能让宋浅在容庭面前出丑,可没想到最后居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万一宋浅把刚才那些话都传到宋成雪的耳朵里……夏苏的脸色一时间变了又变。 宋浅也不着急,就站在那里看着夏苏微笑,她的笑容落在夏苏的眼中无疑是充满了挑衅和嘲讽,夏苏咬牙,只觉得宋浅是故意的。 她刚刚一直没站出来说话,直到他们这边故意想要把事情闹大才站出来,狠狠的打了夏苏的脸,而且还把项链给理直气壮的要了回去,夏苏要气死了,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她不知道那项链会如此贵重,这么好的东西,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夏苏实在没办法,只能求助容庭,她伸手拉住容庭的衣袖,委屈的说道:“阿庭,对不起,我的朋友们好像太失礼了,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我怕浅浅生气呀……” 容庭看了夏苏一眼,今天毕竟是她的生日宴会,闹得太僵也的确不好看,容庭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宋浅,嘴角动了动正要开口,宋浅什么都没说,似乎在等着容庭开口,她好像就是想要看一看容庭会不会替夏苏说话。 容庭觉察到这点,脸上的表情顿时有几分僵硬,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蓦的就停在了嘴边。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呼啦啦的进来了好多人,所有人都扭头看了过去,只见梁又走在最前面,沈渊不紧不慢的走在他身后稍微一点的地方,这些人好大的架势,看着特别像是来砸场子的。 容庭看到梁又,眉头马上就蹙了起来,宋浅也有点惊讶,怎么梁又来了? 宋浅下意识看向容庭,见容庭皱着眉头脸色不是很好看,想着应该不会是容庭邀请梁又来的,那么这些人是不请自来? 还真像梁又他们的作风。 宋浅正想到这里,梁又等人停下脚步,以梁又和沈渊为首,突然向两边散开,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有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徐徐传来,伴随着淡淡的烟雾,一个男人伸手把嘴边叼着的香烟拿下来夹在指尖,然后一步步走了过来。 顿时有人惊呼:“梁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