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的时候,你记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什么?”      “学校后面的破操场,还有一条狗。”      “啊?”      坐在一边的实习医生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泱泱,破操场和狗代表了这位老师的高中吗,她还以为会是好看的小哥哥什么的,毕竟这个老师,除了医术之外,最能拿的出来的就是自己的美貌了。      沈泱泱笑着点头,薄唇微弯,像极了那些山水画的美人儿,示意她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惊讶收起来,手里的圆珠笔在指缝熟练的转了几下,慢慢陷入了沉思。      对她印象最深的,就是三中杂草丛生的烂操场。      还有一条狗,整整三年。       青春时光里的记忆,总带着斑驳陆离的光芒,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在某一个时刻,有人在等你。      生命中充满了猝不及防,沈泱泱每次想起来高中时候,都笑的特别的开心,后知后觉的伤感了起来,那段时光,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了吧。      记得第一次入学的时候三中后面的操场简直是够吓人的,人们都说,一中才是重点生应该去的高中学校,三中不入流,她在开学报道之后,和不认识的同学们一起去后面拔杂草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三中真的是太破了!      五年的时光,足够让所有流逝的岁月都镶嵌在最深处,要不是今天这个实习的小医生提出来,她可能都快要被逼着忘记了,那个曾经在她的心上刻下刺青的人。      “沈老师,又来病人了,一个三十九岁的高龄产妇大出血,现在人在手术室。”刚才八卦的小护士立马严肃了起来,沈泱泱立马转变了神色,脸上全是认真,跟着小护士走向手术室。      当初选择在急诊当医生的时候,家里人都一致反对,觉得实在是太累了,而且女孩子跑急诊,身体吃不消,她笑了笑,倒没有说什么。      这个世界上再困难的事情也有人在做。      自己只不过是拿着应有的工资,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没什么累不累的,她自小也不是矫情的人,而且小时候在外婆家生活的时候,基本就被当男孩子在养,磕磕碰碰的都不在少数。      手术室内,      沈泱泱穿着无纺布材质的无菌手术衣,表情严肃,耳边传来的是高龄产妇恐惧的声音,她沉着开口:“病人现在的心率加快,有极度缺氧的状态,建议剖腹产,出去询问家属。”      身边的助理小护士连忙跑了出去。      沈泱泱在手术室整整两个小时,病人才顺利的生下孩子,听到孩子的声音之后,她才微微舒了一口气,专心替病人缝合伤口。      走出手术室,跟家属沟通了一下情况,她才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换掉了无菌手术衣,重新穿上了白大褂,坐在了椅子上准备看病历。         她在这座城市工作了三年,早就已经从陌生到了熟悉,家人和朋友没有一个是在身边的,刚开始还觉得没有安全感,现在却觉得一个人完全可以独当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