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风沙的强烈吹拂后,沙棘终于在沙漠中站稳了脚跟。          期中考试开始了,权熙在前一晚熬夜复习了大部分的知识点,为了不在考场上睡觉,她专门买了咖啡来给自己提神,咖啡喝完,她又买了东鹏特饮来提神,反正就是为了保证自己能好好发挥。        连续两天的考试,她都是这样,所以第二天考完试她就早早地回家补觉了。        第四天一早,全部学科的试卷就已经改好了,权熙害怕自己没有考好,始终没有去看榜单,但是杨萱可等不及。她帮权熙看了榜单后,装作一脸垂丧的样子对权熙说:“权熙,我们继续努力吧。”        权熙虽然觉得很可惜,但是成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所以还是坦然接受杨萱口中的现实。         怎奈杨萱突然间大笑:“我骗你的,你知道吗,你居然从两百多名进到了68名。但第一,还是班长。”         “真的?”她难以置信。          忽然有人拍拍她的肩膀,权熙转过身去,是一个男生,他身材纤瘦,皮肤黝黑,个子不高,但手里紧攥着一个粉色信封,他双手递给权熙道:“权熙,我喜欢你!”          此话一出,全部人的目光都投向这里。权熙并不想答应他,但是又不想影响他的面子,杨萱又在在线吃瓜。           “老师要来了,同学你先回去吧。”辛邵言道。           听到老师要来,那个男生立刻将信封塞给权熙拔腿就跑。         权熙并没有接到那个信封。信封掉在地上,辛邵言捡起来,对权熙道:“班主任找你,信封我先帮你拿着,快去吧。”           权熙点点头,迅速跑到了教室办公室,她礼貌性地敲了敲门,道:“老师,你找我。”            班主任看见权熙来了,也是笑脸相迎,道:“进来。”她兴高采烈地进去,班主任道:“这次进步很大,是全校进步最快的一个学生,恭喜你,权熙。”           “谢谢老师。”权熙笑着道。           “这次的语文卷,我还没有发下去,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全校唯一一个在这次考试中,作文得到满分的人。题目叫:单纯。写得很好,很细致,所有语文老师都很喜欢,也包括平雅中学的语文老师也一样,都觉得你十分有潜力。而且根据你的情况,我想推荐参加你一个比赛,是一个主题为‘简单乐’的征文比赛,前两名的奖金对于你来说应该有一定价值。这是宣传单,你看一下。”班主任将宣传单拿给权熙看。           权熙接过去,扫了一眼前三名的奖金,第一名是两千元,第二名是一千元,第三名是一部手机。上面还有平台网址,还网上投稿的具体操作。            “怎么样?你看这个比赛感兴趣吗?”班主任道。           权熙点点头,有些心动,哪怕是一点钱也可以贴补家用,“谢谢老师,我会参加的。”          “行吧,快上课了,你也先回去吧。”           权熙手里攥着宣传单,走出办公室,转角处,辛邵言和杨萱正在等候着,杨萱道:“熙熙,语文老师找你干什么?”           权熙将宣传单递给杨萱,“老师,建议我参加这个征文比赛,我觉得也不错,反正现在也不是高三,可以多接触这些比赛,多拿些奖金也好。”           杨萱似懂非懂,又转头对辛邵言说:“诶,班长,那个男生给权熙的情书呢?”          辛邵言被这个问题眼色有些不自然,立刻看向权熙精致的脸庞,“不知道。我去拿语文卷了。”   杨萱疑惑道:“不知道?你刚才不是一直拿着的嘛?我还没看呢!”杨萱有些抱怨   “快上课了我们先回去吧。”权熙催促道。   晚上在家,权熙不停地在琢磨作文的主体,要以什么为中心,写什么文体才能更突出。辛邵言却给她发了条短信:           辛邵言:征文比赛写得怎么样?           她觉得班长那么聪明,应该会有些建议:没有想好,不知如何下笔。          辛邵言:一时紧张罢了,而且灵感又不是这么容易就有的。          权熙:你说的不错,所以我查看了其他比赛的第一名的作文,虽然读了,却没有灵感。          辛邵言:有时候不能只看第一名的,其他平凡的小作文也要多看看,说不定可以从平凡中抽取到不一样的。或者,你可以多听听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    权熙:班长,那你有参加过类似的比赛吗?         辛邵言:比赛是参加过,但是,我参加的都是数学和物理,语文倒是没有。         权熙:那班长都是在现场答题的吧?名次如何?         辛邵言: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得过第一名。倒是第二、三名有得过,特别是第三名是我第一次奥数竞赛上拿到的名次。          权熙: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了。         辛邵言:假如你有一百万,你会满足于现状吗?          权熙:我不会,所以,我参见比赛就是为了钱。           辛邵言:你的目的很明了,但是都一个目的,到成功的时候,会不会更加开心?   权熙:我明白了,谢谢你班长。   她放下了手机,开始动笔,先在纸上写下来,修改后再用投稿。一笔一划,十分耐心,心无旁骛地就将开头了结。   直到凌晨一点,她写完后,将作文拍下来发给辛邵言。   辛邵言秒回道:表面上,我看到的是乐,但是我不知道你笔下蕴含的是什么,但我能感受到一种复杂交错的心境。   权熙:那我先修改一下。   辛邵言:算了,明天是周末,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在学校门口等我。   简单的乐,简简单单,却如此困难,想在天空中翱翔,却无法张开双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