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车库的时候又碰上陈兮,两辆车就相邻挨着,陈兮正想打开车门,回过头来看了唐谅一眼,“唐小姐今年多大年纪?” 唐谅装作很恼怒的样子,想要扳回一局,“你不知道问女人年纪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 陈兮低下头笑了,无辜的模样,“我忘了。因为实在觉得在台上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应该是叛逆期的孩子,而不是……”陈兮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 唐谅被他的眼睛盯得发怵,浑身不自在,只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急忙坐上车远离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陈兮看着远去的车深思。 唐谅回到家后就坐在空旷的客厅里,橘黄色的窗帘被拉得只留下一条缝,点点光影透进来,唐谅的客厅里没什么家具,只有一个全身镜,她就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妖艳的脸,没有一点赘肉的腿,美丽,却无灵魂。今天陈兮说她什么来着,像叛逆少女,是啊,那才是迷茫的岁月啊,可她现在依旧迷茫,哪怕已经27岁,只长年龄,不长心智。 唐谅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拿起旁边的手机一看,早上7:34,她看了看周围,镜子,大部分窗帘也无法遮住的热烈的阳光,原来她在客厅里睡了一夜。 确实有点腰酸背疼。唐谅接起电话,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阿谅,你火了你火了,你终于火了,我就说……”声音难掩激动,“快去看新闻!” 然后就是嘟嘟嘟的忙音。唐谅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么多年了李佳加还是这个咋咋呼呼的性格。不过,她喜欢。 唐谅想到这不自主地笑了。 她打开网页,没想到一打开就是她昨天节目的视频剪辑,好像是昨天在现场的观众拍的,画质不是很清晰,标题是Miss Rose Snake的犀利言论,下面还有很多人的评论。 我去,谅姐可以啊! 路转粉,至死不渝了! Miss Rose Snake,楼主这名字起的好啊,美女蛇,爱了爱了! …… 唐谅微弯唇角,Miss Rose Snake,好像不错嘛。 好像上一次有这种被大家在乎的感觉还是在小学,平时都是她帮老师给同学们在黑板上抄题目,有一次老师让另一个同学抄,同学们都说她的字写得大家看不懂,于是老师只好又让她抄。那时候心里除了对那个同学的一点点愧疚之外,更多的是一点点从心底里弥漫上去的满足。 枫姐今天的电话被打爆了,她开心得不得了,“Rose啊,我给你安排了几个广告拍摄的项目,这里还有几个剧本,什么时候有时间你过来看看,挑几个喜欢的,接下来一段时间回比较忙,给你多安排个助理。” “不用了,小苹挺好的。”唐谅按了按太阳穴。她觉得枫姐的声音有点刺耳。 ”那行,等发现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再给你安排。“枫姐的嘴都快咧到太阳穴了吧。 李佳加的电话又打进来,”怎么样美女,什么时候赏个脸吃个饭?“ ”托你的福,最近都没时间了。“ ”这是好事啊,赚的肯定更多了。对了,你不会还老想着之前采访的那些人吧,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过不去。“ ”我经常想起他们。“ 对面静默了几秒,“阿谅,你不能因为他们可怜就选择忽视他们犯过的错。” 唐谅以前做新闻,采访杀人犯,少年犯,各种各样的罪犯。 ”是,他们犯错是有很多环境的原因,如果不是生长在这种环境,他们也许不会是这种性格,说不定也不会犯错,但是这其中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原因,有很多人过得比他们还惨,但是他们没有……“ 话被打断了,”那那些人他们为什么不反抗呢?既然明知道世界不公,为什么不反抗?“ ”因为……“李佳加有些犹豫了。 ”他们反抗的话也许会违法,会犯错,但是他们不反抗的话,一辈子如同生活在炼狱,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佳加轻轻叹了口气,“阿谅,这和你没关系,我们,管不了这么多。” ”是啊,这和我没关系,可我就是想知道,我想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