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了门,云晞脸上的乖巧消失了,变的有点薄凉,眼神中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令人心生寒意。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了,备注上是一个字:青。 对面传来有点低哑的男声:“四爷。”“事情办妥了吗?”那个声音貌似有点兴奋:“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行动。”云晞漫不经心的开口:“嗯,不着急啊。”随即便挂了电话转身进了屋。   进屋的那一瞬间,云晞刚刚薄凉的神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乖巧。   路过厨房门口时,看到爷爷还不会用洗碗机,便走了过去,“爷爷,先按这个开机键,把要洗的碗放进去就可以了再按这洗碗键就可以了。”“噢噢,瞧我这记性,总是忘。” 奶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个大学教授还不会用洗碗机,真丢人。”“这不是不熟悉嘛,你这么厉害你来弄。”“不。”奶奶傲娇的说。   听完他们的对话,刚想回房间奶奶把她叫了过去,奶奶欲言又止。云晞坐到沙发上说:“奶奶,你要说什么?”这时爷爷走了过来坐下:“晞晞,你什么时候去上高中啊?”“等过完这个假期我就去。”   奶奶开口了:“你要上高一还是高二?”“高二吧。”“那学习会不会跟不上啊,你一年没有上学了,还要跳级。”云晞不在意说:“应该可以吧。”   爷爷插话了:“老婆子,你这是不相信我们晞晞啊,晞晞可是省中考状元啊。”“也对哦。”   爷爷又说:“你要去哪里读啊。”云晞想了想:“还是回京城吧。”爷爷有些诧异:“那我叫林爷爷帮你搞一个重点高中的通知书过来吧。”“行。”“那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他。”“行,那我先回房间了。”奶奶开口到:“去吧去吧。”   云晞在中考结束后发了烧,得了肺炎,身体虚弱,在家养了好久,错过了开学,就没有去上学。   爷爷奶奶两人原本是京城最高学府的教授,中学两人相识,一直到了大学才在一起,毕业之后,因为奶奶想去当老师,爷爷就陪奶奶一起当老师,后面两人又去当了大学教授。有一次爷爷陪奶奶回乡下看望父母,老人年纪大了,喜欢待在安静的地方,虽然说是乡下,但环境还是非常不错的。 爷爷奶奶去山里摘野菜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弃婴,刚出生几天,浑身青紫,像是被冻的,可能因为早晨温度有点低的原因。 四处询问没人知道是谁家的,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结婚了,两人又是丁克,奶奶看她可怜,不想送到福利院,就跟家人商量,把她给收养了,跟村里的村长说了之后,急急忙忙的把她送到县里的医院检查,发现没有什么大碍,就先在医院里给她上了户口,但奶奶不放心,结束了行程,回京城的医院再检查了一次,真的没有毛病之后就去了置办物品,确定了下来。那个弃婴就是现在的云晞。   后来云晞慢慢长大,爷爷奶奶就告诉云晞她的身世,当时以为她会大哭大闹,没想到云晞非常平静:“我早就知道了,不会怎么样的,你们还是我的爷爷奶奶,我还是你们的宝贝孙女呀。”那个时候的云晞是真的懂事,自己不难过,反而还过来安慰他们。   云晞生病的时候爷爷奶奶刚好快要退休了,就把云晞带到奶奶小的时候住的一个小城镇养病,就是他们现在生活的地方,叫白芒岭。   看快到开学季了,云晞的病也好了,才提出让云晞去上学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