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参加1500米的选手速到检录处检录!”操场的扩音器传出检录官的声音,在姜子默听来刺耳无比。   姜子默整理整理衣服,在魏晓颖的帮助下把序号牌贴好,“我怎么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魏晓颖笑着打趣道:“那我是不是得装得悲伤点,最后看你几眼?”   “别别别,”姜子默摆摆手,“记得等会来终点扶我,送瓶脉动就行。”   “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白嫖吗?”   “当然,我最喜欢白嫖了。”   姜子默自从中考体育后就很少运动了。想当年,小学三年级一次30×50迎面接力,姜子默差点跑死最后栽过终点,被体育老师选进了校运队,练习长跑。而后的几年,姜子默都在老师的严酷训练下练习长跑,那时候的自己跑完800跑1500,随便拿第一,还跑过后沙峪杯,5000米长跑,长长的跑道令人生畏,最后还是跑进了前三十。中考1000米,三分十二秒,“慢慢”得溜达了过去,那时候觉得几千米都是小问题。   现在姜子默跟在领队后面,内心却有些忐忑,身后吴浩宇也有点紧张,这么久没跑了,前八就行前八就行,姜子默内心安慰道。   学校操场好像变软了,姜子默站在跑道上做着热身活动。铛铛铛的鼓声传来,扭头看去果然是白骅那小子在敲鼓,旁边还站着打气加油的魏晓颖。四月的风刮在身上还是有点冷,果然短袖短裤还是草率了。   姜子默屏气凝神,“预备——。”他的心脏在高压下,跳的格外欢快。伴着刹那间的枪声,姜子默如破膛而出的子弹,在漫长的跑道上开始了自己的征程。   明德中学为了纪律不让同学们在内圈陪跑,所以朋友们只能在看台上给自己打气加油。姜子默一开始小冲了一下,稳定在了第十名,吴浩宇跟在自己的后面,1500米三圈半的距离,对于1500米这样的长跑没必要一开始就冲在最前面。姜子默可不是那些体育生,很久没有这么跑过了,所以必须要尽量的保存自己的体力。   姜子默匀速的慢跑着,跑到自己班级的看台处耳边时不时传来关心、鼓励的话语,就连水哥都高举右拳加油,但是双臂却愈渐愈酸痛,无力地摆动着,呼吸也越来越沉重,喉咙也干涩得挤不出一滴水来,偶尔传来的一缕清风,也似乎成了一种享受。   姜子默很想放弃,但是看到魏晓颖拎着刚买的脉动,是自己最喜欢的青柠口味,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姜子默咬牙尽力得挥动着双臂,忍着喉咙中传上得甘甜味机械地迈动着自己的双腿。   “加油!”吴浩宇沉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姜子默扭头看了一眼,吴浩宇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脸色通红,汗迹在风中干涸,留成几道汗疤,但双目中依旧是坚毅之色。   姜子默点了点头,“嗯。” 烈日毒辣的向输送着炎热,遥望着漫长的跑道,胜利似乎变得遥不可及。一圈,两圈,三圈……只剩最后的一百米。姜子默加速迈动双脚,终点处,一个个亲切的脸庞在注视着自己,尤其是魏晓颖的面庞显得是那么清楚。一点点接近,最后一步,迈入终点,爆发出一片喝彩之声,姜子默腿下一软,直接仰面躺在了跑道上,大口呼着气。   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裁判老师一跳,连忙让几个同学过去扶一下姜子默,把他扶到了草坪上休息。魏晓颖更是推开众人连忙跑去,让其他的同学都止住脚步,投来羡慕的目光。   第五名,还不错。看了一眼吴浩宇的成绩,第三,真厉害。姜子默最后一百米真的是拼尽全力,现在头晕眼花,感觉没有一点力气。费力地接过魏晓颖的脉动,这妮子真好,还帮我拧开了。   青柠味入口,将喉咙中涌上的甘甜味淡了许多,让姜子默有了喘气的机会,他看了眼魏晓颖,“刚刚最后一百米看你,你可真好看,就像仙女一样。”   魏晓颖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有点心疼地说:“就一个比赛,跑这么快做什么。还有啊,哪有说女孩子像仙女,你应该说我就是仙女!”   半天没听到回应,魏晓颖一看,原来姜子默已经累得睡了过去……   “气死了!”魏晓颖站起来就走,几步后又掉头回来坐在他身边,把他外套盖在他身上,然后屈膝坐在地上看着周围,十分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