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辛仪很会穿衣裳。 闺蜜甘蕾一个月置装费是1500元,辛仪只花三五百元就可以将衣服搭配得花样百出、优美时尚。 参照甘蕾的支出,另外一千多块辛仪就寄给妈,让她买好看的衣服,让她减少工作量,让她也和邻居刘阿姨一样喊着三五好友去打麻将。 可是今天,男友刘宇航架着长长的腿坐在妈妈家的沙发上看一本过期的服装杂志,她在摆了一米二的小床和一个小柜子就显得非常狭窄逼仄的卧室一套套地试衣服时,她觉得妈妈过得并不好,她的反哺并没有为妈妈的生活质量带来多大的改变。 近几年妈妈患上严重的胃炎,病痛掩盖了那个曾经柔韧坚决、美丽夺目的单亲妈妈的光芒。 这次她与刘宇航齐齐地在春天请假从遥远的A城回到老家华北的小城,就是因为妈在电话里胡搅蛮缠、倚老卖老。 “你怎么还不结婚?我年纪这么大了,你再不结婚我就看不到啦。” “母后皇太后,您也太着急了!当初是谁防贼一样防着我早恋来着。”辛仪反对。 “我什么时候阻止过你恋爱,你马上恋爱,马上结婚。给你一天时间,马上将男朋友带回来给我看!”辛妈妈咆哮。 在辛妈妈心目中连上大学谈恋爱都是早恋,她曾睁大眼睛防着辛仪“误入歧途”,不知有多少小男生的爱情死在了这块“禁恋令”下,可是如今辛妈妈借着病痛耍赖,否认得干干净净。 辛仪心里暗笑,其实毕业之后她已有美好的爱情,只是怕妈像之前一样横加阻挠,才一直瞒着不说。 如今老太太一个电话,让这位叫刘宇航的帅哥转了正,昨天他像第一次参加面试的学生一样穿着拘谨的西装,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如愿以偿地拜见了未来岳母大人。 今天轮到辛仪要去拜见也是催了无数遍希望见面的未来公婆。怕她迟到,一大早刘宇航就到了,督促她起床洗漱。 辛妈妈自从第一眼看到刘宇航,就很没有气节地流露出了无限的满意,所以刘宇航一来,她精神特别好,胃痛都减轻了一半,愉快地准备了早餐;给刚刚洗漱完毕的辛仪下达了一号令箭,今天一定要好好打扮漂亮好看;怕刘宇航待得不自在,也是嫌辛仪搭配衣服太慢,她索性借口去找隔壁刘阿姨聊天,为小情侣让出二人世界。 辛仪搭配衣服有一个妙招,就是衣服买得贵且少,小零碎却买得便宜花哨。比如此刻,她就非常花心思地为自己配一个假领子。 豹纹的大领子凸显野性美,缀小花的丝质尖领古朴动人,但显然这些都不合适今天主人的心境。 今天辛仪的目标是将自己打扮得又素又美,乖巧中带有性格,清新中又无乏味。只有这样才适合她第一次见男友家长的心情:紧张、装乖、又害怕太过素净低调让未来的公婆大人误会,错以为这是一位没有主见的姑娘。 心情太复杂,搭配就费劲。当辛仪化了美美的妆,穿着价值高昂的白色无领薄毛衣,配嚣艳的粉红色皮质圆领,以及显得身形又瘦又长的牛仔短裙,微笑地出现在已经等得打瞌睡的刘宇航面前时,刘宇航明显眼前一亮。 “够美,够用心!”刘宇航温柔地拉过她的手,顺便自己也站起来,一起出门去帮父母选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