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三。 曾经有人胡编了一段话,放在这儿,也挺贴切:旧时王谢堂前燕,迫落寻常百姓家;若就俞宋膝下孙,王谢何以成旧名。 寻常百姓家的阮宁,瞧上了俞宋膝下孙的俞迟。 这可真糟,不是吗? 平常不大动脑子的阮宁,带着脑袋去暗恋俞迟。 这可更糟,不是吗? 2010年的第一场雪后,考试周就开始了。专业课垫后,公共课冲锋。口语考试中,老师让分组讨论,阮宁在H组,这组共四个人,大家口语都一般。阮宁打上高中以后,就有些羞涩,平常人多的时候普通话都说不出口,更何况是英语。英语老师让学生们就“大学谈恋爱有利或是有弊”展开辩论。 全程只能讲英语。 阮宁和一个女生被分配角色,反方有弊;另外两个男生则为正方。 由于大家口语一样渣,所以全程讨论如下: 有利。 有弊。 有利,有一个girlfriend心情舒畅。 有弊,boyfriend浪费时间,影响学习成绩。 有利,有了girlfriend会变得更有爱心。 有弊,男女思维不一样,彼此不理解,Fight!Fight!(吵架这个单词阮宁不会拼)Fighting annoy me. 有利,girlfriend can cook . 有弊,得帮男朋友洗袜子(受她大姐影响),stupid!Very stupid! 有利,girlfriend赏心悦目。 有弊,万一很丑呢? 以上还属于说废话阶段,接下来就进入激烈的争吵阶段了,主力就是阮宁和文学院的一个男生。 “有利,当然如果像你这样的,那就算了。” 阮宁一听,不干了,这都上升到人身攻击了。阮宁回过去:“就是因为怕碰到你这样的,才坚定立场。” 男生有些惊讶:“you know who am i?” 阮宁:“seeing you?Recognising you?Riding with you?So familiar?” 翻译过来就是:见过你?认得你?骑着车子带过你?我们很熟? 老师:“咳,正经点,孩子们。” 男生:“老师这人是找乐的,她太搞笑了!你没看到她在找我茬吗?” 阮宁心中默默问候:你奶奶个爪儿! 老师:…… 男生:“老师,您看,她瞪我!我是我们省高考状元,我在我们院都是宝贝,院长都不瞪我,她瞪我!您看,她还瞪!” 阮宁也举手告状:“老师,他不说英语,他影响我考试发挥!” 老师头都疼了。 男生:“影响你什么啊?你会说英语吗?就你这样的!我早就听不下去了!你那破英语我都不稀罕听!” 阮宁:“You say good you say!Use English say!” 老师:小王八蛋们,都给我滚…… 阮宁夹着书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教室时,门口围了一群学生,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 “哎哎,别走,同学,说你呢,刚刚和人吵架的那个!”有一个女孩子,声音清脆得像刚咬了一口的苹果。 阮宁扭头:“有事儿吗?” 大家围着的是一个穿着红格子大衣的姑娘,长相颇秀丽,白皙的皮肤映着乌鸦鸦的发,好看得紧。她有些羞涩地问阮宁:“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