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宁彻底吃不下去了。 眼前的土豆是一团糟,眼前的米饭一团糟。她这个人也是一团糟。 阮宁腮帮子塞得满满的,伤口越胀越疼。 “够了。吃不下就别吃了。” 阮宁闻到了消毒药水的味道。 抬起眼,却是那个穿着白色衬衫卡其色西裤的少年,他背着药箱,手上还攥着一袋棉签。 他的身后,是脸色异常难看的宋四。 阮宁的表情有些扭曲,嘴里不停咀嚼着,可是反应过来少年在说什么,又手足无措起来。 “吐了。”俞迟放下药箱,从里面掏出一双新的医用手套,戴上后,淡淡开口。 阮宁“啊”一声,却囫囵吞枣地咽了下去。她的脸颊渗出了点滴血迹。 俞迟坐在了阮宁的身旁,十分娴熟认真地处理那张脸上的伤口。 他微微侧头,看着棉签上的血迹,开口:“跑步时跌倒引起的擦伤?” 阮宁点点头。 “身上呢,还有别处擦伤吗?”俞迟掏出一卷纱布,拿医用剪刀剪下长短相同的几截,又问。 阮宁点点头,反应过来,又迅速地摇了摇头。 俞迟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握住阮宁的右手肘关节,淡淡开口:“这里是吗?” 阮宁龇牙咧嘴。 她刚刚吃饭时,握着勺子的动作一直不太自然。 俞迟卷起少女的薄毛衣,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块已经彻底肿起来的肌肉,面无表情地拿出酒精擦洗。 食堂顿时响起一片“我靠”“我靠,俞迟”“我靠靠我也去摔一摔”此起彼伏。 宋四的眉毛快拧到天边了。 他把阮宁手肘上的伤口包扎好,又淡淡开口:“站起来。” 小同学霍地像被烫住了,蹿了起来,笔直立正。 “走走。” 阮宁同手同脚地走了几步,像是面对刚上大学那会儿军训时的教官,紧张异常。 旁边似乎隐约听到喝彩声,阮宁回头,傻乎乎地笑了,像颗得了点阳光的大白菜,灿烂极了。 俞迟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蠢货,又开口:“坐下。” 然后施重力到了阮宁的左脚脚踝处:“这里也受伤了。” 他躬身蹲在那里,腰线清晰,眼睛清澈,鼻子高挺,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抱。 宋四终于有些憋不住:“阿迟,你不是走了吗?怎么……” 少年抬头,眯眼:“不是你让我给她处理伤口的吗?” 阮宁忽然想起,她曾经忘记了那个唯一能联系上林林的QQ号密码的后四位。 十乘以十乘以十乘以十,她运气不好,试了整整一万次中的七千三百多次。 绝望了三个月。 找回那个密码的那一瞬间,似乎终于压下因曾经被拒绝而苟延残喘的自尊,轻轻地打下两行字。 林林,你好吗? 林林,你在哪儿? 阮宁晚上跑步的时候,学校话剧团的演员们正好也在排练。四角的大灯十分晃眼,操场外的礼堂显得格外清晰。 那时候,已经九点一刻,跑道上没什么人了。 阮宁是个心里盛不住事儿的姑娘,但凡眼前有哪件事儿没做到及格水平,就会努力去做,直到跟其他人看起来是一样的。对,没错,她的目标就是和大家一样平庸。她喜欢混在人群中的感觉,要蠢大家就一起蠢,要聪明大家一起聪明,像个正常人就好。 现在一个班级只有寥寥几个没法及格,其中就有她。阮宁就觉得这挺是个事儿的,她必须要及格,好让自己瞧起来不那么局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