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过三巡,大家伙又建议一起看部电影。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故而电影还没开场半小时就东倒西歪的躺沙发上了。 祁文初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10点了,农场的夜晚更加清冷。禾霁出去也有两个小时了。 祁文初把沙发的人都叫醒让他们回房间睡觉。之后又一个人穿着大衣在门口抽烟。 屋外有一盏吊灯,橘黄色的灯照着外面的雨,一瞬就化为了金丝。祁文初想到有那么一个雨夜,他刚进小区门口就瞧见禾霁站在门卫室,那时候也是这样的灯光,也是这样的雨。却恍若隔世。 农场主可能已经习惯了自己儿子深更半夜不回来,所以早早就睡下了。祁文初看了看时间,刚想打个电话,就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向自己靠近。没过一会儿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祁医生?”禾霁很显然没想到祁文初会在这里等她。 小男孩看上去还是活力满满的,可禾霁确实很疲惫的模样。祁文初突然有一点怨气在心里打转。 “怎么去这么久?” “那边还有一个小花房呢,里面开了空调,一时间就不想出来了……”禾霁有些不好意思,“您是在这里等我们吗?” “等着锁门。”祁文初没好气地说了一声,随后有意无意地盯着小男孩看了一会儿。小男生连忙将鞋脱了就往房间里跑,走之前还不忘跟禾霁道了一声晚安。 禾霁就站在长屋檐下,和祁文初面对面。 男人看着禾霁还穿着自己的那件外套,心里多少好受一点。禾霁身材高挑,穿着大几号的衣服也没有特别不妥,反倒是有一种合身的错觉。 “咱们……进屋吧。”禾霁小声说了一句就准备往房间里走。 “等等。”祁文初脱口而出。 禾霁好奇地看了过去。 “陪我站会儿。”祁文初难得的主动要求。禾霁受宠若惊,乖乖地站在祁文初身边。 没想到祁文初的“站会儿”就真的是“站会儿”。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了。禾霁受不住尴尬,轻咳了一声:“冰箱里有提拉米苏,要不要尝一点。” “不是很爱吃甜的。” “我看见你吃糖醋鱼了。” “……”祁文初想说什么,嘴巴张张合合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没作声。 “我没放很多糖的。你就在这坐会儿,我去给你拿过来。”说完禾霁就走进了屋子。祁文初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最后还是坐在了屋檐下的长藤椅上等她。 禾霁轻手轻脚地拿着蛋糕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有些开心的潮红,她坐在了祁文初身边打开了盒子,又递给他一个勺子:“尝尝吧。” 祁文初想说晚上喝了不少酒现在还有点不舒服,但是看见禾霁期待的样子还是将蛋糕挖了一口放进了嘴里。 入口并没有想象中的甜,反而是有些醇苦的滋味。祁文初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是不是不甜?”禾霁像是翘着小鼻子问。 “嗯。”祁文初看她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看来那群人都不爱吃甜。” “那你想多了,我这是特别定制。你没发现这个放在最下面吗?” 祁文初挑了挑眉,又挖了一勺送进嘴里:“特意给我做的?” 禾霁闻着酒精混着咖啡的味道,突然“腾”一下脸红了。 祁文初揉了揉额头,像是十分疲惫:“晚上好像喝多了点。进屋吧。” “祁医生。”禾霁不想结束难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本能地想叫住他。 “嗯?” 禾霁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咳了两声,只好作罢抬脚往屋里走。 祁文初在禾霁身后,温黄的灯光洒在女孩散着的头发,头顶似乎还顶着光晕。他突然觉得酒劲又往上涌,情一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叫住了禾霁。 “禾霁。” 禾霁突然发觉这是祁文初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猛地转头,心跳狂飙。 “你是不是喜欢我?” 禾霁咽了咽口水,她仰着头想努力找到祁文初眼睛里的情绪,但都是徒劳。看着看着,禾霁突然眼眶湿润了。 “祁医生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您现在是医生,有自己的想法。”禾霁的声音有些颤抖,她自己都分不清是被风吹的还是别的什么。 祁文初心里“咯噔”一下。看着禾霁滑落的泪水,心里五味杂陈,动作比大脑快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