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漫涓半个蛋白刚入口还没咽下,连摆手   “我自己去就好了……”   井百川压根没给她拒绝的机会。   “顺路。”   齐漫涓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干脆迅速吃完早饭回卧室收拾了一下自己。   她今天穿的既保守又不失活力,牛仔裤搭上一件长款毛衣,休闲中又透着时尚感。齐漫涓今天还化了个淡妆,刚走到楼下客厅的时候,费林的电话便打来,说是要带去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询问她什么时候到。   齐漫涓让她们在等一会儿,自己马上要出发了。   井百川已经在门外车上等候,陈明今天没来,看来他是要自己开车。   齐漫涓习惯性地开了后座门,却被前座的男人喊住。   “往哪坐。”   “来前面。”   她前脚刚往车里迈,又被迫伸了出来,顺从地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上了座。   “安全带。”井百川提醒她。   没有像电视剧的老套情节,她顺利戴上安全带,费林的消息源源不断,她很详细的把储备的物资都发给自己。   不算上运输在路上的几大箱粮食和衣物,车的后备箱还装满了大大小小四五箱的小东西。多数是一些防晒工具,适合孩子佩戴的遮阳帽和墨镜,以及没有刺激纯天然的防晒霜和喷雾,还有一些适合月亮部落孩子年纪的书籍和玩具。   齐漫涓回了一个夸赞的表情包,脸上笑容洋溢到最大。   一想到稍后就能碰到那群可爱的天使宝宝们,她们拥有和自己相同的肤色和身体特征,齐漫涓便无比兴奋。   井百川似发现了她的异样。   “想什么这么开心。”   齐漫涓大方承认,将手机屏幕关了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   “好事。”   她不说,井百川自然也不勉强。   齐漫涓没让井百川送到图帆门口,她怕遇到熟人麻烦,让井百川在路口就把自己放下来了。   “晚上我来这接你。”   齐漫涓偷瞄井百川表情,害怕自己“得寸进尺”会惹某人不开心,于是见好就收,爽快地应下了。   她左脚刚一迈下车,车门刚被轻巧关上,驾驶位上的井百川正准备掏出手机查看信息,却没想到车窗被敲响,车窗外齐漫涓正半俯着腰折了回来。他原以为她是落了些什么,连按下车窗按钮,却没想接下来齐漫涓说的那句话,令一向从容的井百川都有些瞠目结舌。   “你开车注意安全,午饭要记得吃。”   齐漫涓抿抿唇,说完这句话以后挥挥手又面露羞色奔着步子逃跑了。   井百川看着小姑娘奔跑的背影仿佛回到了曾经的高中时光。多少次自己曾见过她遇自己后落荒而逃的场面,现在想来,她还是有些进步了。   他微微笑,半午的阳光透过他的眉头,好心情没由头的降临,他油门一踩,车影很快消失在道路尽头。   费林大老远就见到齐漫涓的身影,站在图帆大门停靠的车旁兴奋地朝齐漫涓跳跃挥手:“涓姐!这边!”   距离不断缩短,齐漫涓也朝她挥手,笑而荡然。   “涓姐,你从家走来的啊,干吗不坐车,早知道你走路来我们干脆直接去接你了。”费林握住齐漫涓的胳膊,偏头一靠在她的肩头。   齐漫涓忍不住发笑:“我是超人吗,如果是走路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你打给我的时候我还在家门口。”   费林抬起头纳闷道:“那你怎么来的,我刚刚是看你走路过来的呀。”   齐漫涓揉揉费林的小脸,扬眉微微笑了一笑   “我朋友顺路送我来的,我让他在路口放我下来了。”   “难怪。”费林嘟囔。   齐漫涓偏头看到驾驶位上的小杨,又拍拍费林的胳膊:“那咱们走吧,早去早回,我晚上还有事。”   费林点头,俩人终于踏上了去往月亮部落的路程。   月亮部落说远也并不远,小杨没停歇开了一个半小时便到了。路上齐漫涓和费林又睡了会儿,待下车的时候精神养的足足的。   月亮部落搭建的风格有点类似瑞士的家庭小村庄,齐漫涓刚下车就被院子里的花草和秋千所吸引。另半边应该是专门为孩子们搭建的娱乐设施,彩色的滑滑梯为这个大院平添了几分活力与乐趣。   司机小杨下车问要不要把后备箱的东西先搬进去。   齐漫涓回头再次环顾部落的大院子,仍旧空无一人,她拿出手机正准备联系院长,费林摇摇她的胳膊。   “涓姐你看。”   一位身着雅绿色长裙,齐颚短发的女子从里屋小心翼翼地关上门,随后满面笑容地来到前院帮她们开了大门。   “不好意思啊,孩子们都还在午睡。”   齐漫涓理解的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们也才刚到。”   “东西往哪搬?”费林问。   院长看向装满了的后备箱,有些讶然,话到深处甚至带着感慨   “你们人来了就好了,已经寄来太多东西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好了……”   “我们涓姐啊,人美心还善,整天挂念着月亮部落的这群孩子呢。”费林笑着答。   “一直都想来,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齐漫涓笑容荡然。   院长也笑得真切。   “诚挚欢迎,这群孩子也等你很久了,我老和她们提起你,她们也总和我念叨想见见漫涓姐姐。”   俩人欣然一笑,众人把存在后备箱的物件搬到储物区后,进了部落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