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绪伸了一个懒腰后拉开厚重的窗帘,一瞬间强烈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扑洒在她身上,将她的影子轮廓影射的清晰,待适应后打开窗户透气。   “我今天要工作,有事给我发消息,早餐一会儿你醒了自己温一下,别赖床到中午,记得给阿姨报个平安。”温绪轻推床上睡觉的祁然说道。   祁然慵懒地长吟,算是答应,“嗯……”   由于采访时间临时提前到上午,怕耽误了工作程序,温绪揉了揉她本就凌乱的秀发,随后换了身职装,整理好形象便下了楼。   “绪姐!我在这!”   一头卷毛配着修长的身材,年龄也就看起来二十岁左右,面容上挂着明朗的笑容,就像夏日里的骄阳般,彰显属于他年龄和性格的恣意。   温绪闻声扭头,看到人后冲他招了招手,快步走去。   他叫夏阳洋,二十岁,同他的笑容般,倒是贴切。   夏阳洋一直跟自己搭档,现在算算也有个三四年了,他做幕后摄像加后期,看起来身材柔柔弱弱的,却能抗动三角V机全场跑,最开始温绪是想换个运动力强的跟着自己。   但一看到这孩子平日里对谁都露出笑容的人,却因为要被换掉,自己一个人蹲在楼梯口手里攥着纸巾掩面哭泣,于心不忍就给了一个试用期,到最后没想到通过了于是就一直跟着自己。   “一个多星期没见你人了,看起来又长高了不少。”温绪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   夏阳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解释,“忙着考研,实在脱不开身。”随后认真说,“报告长官,我从此刻起一定死守岗位,镜头朝你,一定给你拍的美美的!”   “行了行了,剩下的话路上说,吃早饭了吗?”   “吃完来的。”   温绪关上车门,看着周围不断向后移动的环境,撑起手臂靠在车窗旁问:“今天的行程你看了吗,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上面说集体采访是八点半开始到十点结束,单独采访持续到十点四十五……那没问题了,我跟着你就行呗。”夏阳洋转着方向盘说。   “是啊,我近些日子估计报道的都是他。”   昨夜里,讯阳公众号还专门给她开了一个专栏报刊,名字叫“惊!记者竟从他口中知道了这些!”   妥妥的标题党。   想到这些,温绪感觉有些头大。   两人一路聊到目的地,下车后通过身份核查由专业人员引到演讲室,坐在第一排左边第四位,位置倒也不错。   随着时间推移,陆陆续续的人员推门进来,架机,找位置,遇到认识的温绪就寒暄几句,直至场内经理提醒还有五分钟要开始了,场内才安静下来,所有镜头都对准了门口。   8:30   沉重的暗纹黑门从外向内打开,男人身穿黑色西装,笔直的脊背增添了几分干炼,英气。   不过眉的黑发,额前自然垂落几缕,一双深邃锐力的眼眸,所视的人感觉能够被洞察心中最深处一样,薄唇微微抿起,伴随着无数的闪光灯声音响起走上演讲台。   温绪眯起被闪光灯反射的双眼,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现实比网上的照片好看多了,确实长得帅。   男人双手微撑着演讲台两边棱台,对着麦抬眸环视场内的人开始进行自我介绍,声音厚沉又赋有磁性。   “各位早上好,我是今天专题ASS―ERIW病毒认知演讲人付昭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