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洛洛去看了看输液瓶,快没了,打算去找护士,林沫想了想,让齐洛洛在这等着宋思明,还是她去找护士比较合适。现在的情况就只有跑跑腿适合她。林沫心里苦笑了笑。   林沫刚下电梯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女声,   “逸轩…你看一下这个单子”   林沫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了一下,脚步也顿住了,站在原地,心想可能是巧合吧,世界上人这么多有重名的也不奇怪,过了一会听到了身后响起的低沉有磁性的男声。   “等一下看看32床的有没有稳定下来,然后准备……”   这个声音林沫当然熟悉,林沫还记得之前跟他说“你应该去当主持人,或者明星,要不就白瞎了这张脸和好听声音了”。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林沫的脚就像灌了铅似的,眼睛也放了空,愣在电梯门口。   当声音在身前戛然而止时,林沫缓缓的抬起头。看到声音的主人正在盯着自己。   四目相望时,久违的心动。   这一见林沫感觉好像已经事隔千年,历经变迁。又好像恍如昨日。   顾逸轩头发比之前要长了一些,五官也褪去了当初的稚嫩,更立体了许多,带着记忆力没有的眼镜,白大褂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赏心悦目,也显得成熟稳重。   当林沫注意到他身边的牧沐时,林沫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她一直在他身边呀,果然优秀的人就应该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心绞一痛。   林沫看到他在盯着自己显得有些拘谨,尴尬的笑了笑“好……好久不见”   顾逸轩没有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似得,就直愣愣的盯着她,眼里没有丝毫波澜。   站在旁边的牧沐却说话了,   “林沫?是你呀!好久不见”   林沫看着牧沐灿烂的笑容,有点束手无策。刚好电梯到了。   顾逸轩迈开长腿,走了进去,站在电梯里翻开了手里的文件夹,牧沐见他进去了,跟林沫说了一句“有机会再聚,先走了”也跟了进去,林沫呆呆的回了一句“好”,牧沐在即将关闭电梯门的时候,还跟她挥了挥手,   他们走后林沫也松了一口气,心底的某一个东西好像悄悄苏醒了。   林沫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清醒,想起了自己还要找护士。   之后,又回到了病房,护士换完输液瓶之后,三人又来到了楼道里,怕打扰齐父休息。   齐洛洛看她不对劲。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医院太大了”林沫微微笑了笑   “林沫,这么晚了,我找个人来接你回去吧”宋思明也看出来林沫状态不太好,要是在平时她一定会说:“还不是为了给你和宋总留时间温存吗!”   “没事没事,我自己你回去的,洛洛你俩就放心吧,好好照顾叔叔,走了”林沫也不给他们留余地背上包,扭头就走了。因为她心里现在在想顾逸轩。   林沫边走边想顾逸轩和牧沐的事情,可能他们现在已经结婚了,说不定都有小孩了吧,越想越烦,心里便默默发誓:赶紧忘了他,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原地跺了跺脚,刚迈开步子就听到了身后响了起来。   “顾医生,回家啊~”声音不大不小林沫刚好听到,脚步愣住了,呆呆的回了头,看到身上已经换成休闲装的顾逸轩,好像脱下白大褂之后,他又是那个少年感十足的大男孩。   冲着另外一个医生点了点头。之后朝这边走了过来。   走近之后问   “回家?”   问的林沫一愣,心想:难道我回家也碍着你了,最后还是违心的回了一句   “对呀”   刚说完顾逸轩就大步流星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按了电梯。林沫看着他等电梯的的背影就纳闷了,这难道就算打招呼了,刚抬起脚准备走,就听到了顾逸轩说:“外面下雨了,我顺路送你回家”语气听起来不容反驳的。   林沫听他这样说就也不拒绝了,更何况下雨天车也不好打,就说了一句:“那就麻烦顾医生了”站在他身后等电梯。   到车库之后,林沫想着不能一上来就坐副驾驶吧,所以就去开了后排的门,结果试了试没打开……,   看着顾逸轩都上车了,所以也没矫情就坐在了副驾驶,刚关好门车子就开了出去。   顾逸轩从她感谢完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林沫中途也想着试图找话题,但是找不到,就放弃了,脸冲着车外。但是又仔细的回想了回想他也不知道自己住哪那,怎么就顺路了那,心里暴哭,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还是说了“对了,那个……我住在花园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