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的笑,出现在不苟言笑的人脸上,似自嘲,又似嘲讽。迟到许久的情感,终于在某天开了窍,不是他只知道读书。或许,他还未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而某个瞬间,那种心动突然造访,没有任何的防备,直撞心扉。 姥姥生病期间,我并未看到许秀女士造访,更甚至连面都未曾见到。姥爷说她忙,倒是给了一笔不菲的住院费,也算安抚不曾出现的遗憾。 小姨夫工作之余,也提着慰问品前来看过姥姥,说了些体恤话,让姥姥安心养病。小姨夫妇二人,感情一直很好,未曾生育孩子,平日对我很是呵护,几乎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 长辈们聚在一起谈话,总是将我支配到孟医生办公室,理由毋庸拒绝,姥姥的病情是我最为关心的问题。 医院陪护的间隙,我还是能从其他人口中,听到有关袁沐宸的信息。先前的绯闻,他并未过多解释,蛰伏一段时间,他用作品在这个行业巩固地位,站稳脚步,赚回人气,名利双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到他越来越好,我真心为他感到高兴,可心底深处,总是愤愤然、意难平。几乎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众人的眼前被放大,连一点隐私都没有,我突然有些心疼袁沐宸。 躲在安静的楼梯间,平复自己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孟医生那么贸然的闯入我的视线里。“不是找我询问姥姥的病情,怎么躲在这里偷懒。”突然出声的人,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不禁要怀疑,孟医生可否在我身上安装了定位。想起身的举动,被孟医生瞧出破绽。 “脚麻了。”我诺诺道。 “嗯。”孟医生轻声答道,好心的扶我起来,将我拉离过于安静的环境。是不是,呆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里,人就容易胡思乱想,反正,我是开了一会天马行空的飞车。 我和孟医生手牵手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暧昧的目光、好奇的目光、八卦的目光,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我的家人也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还道出一句颇无奈的话,“不愁嫁了……” 为何年纪轻轻的小姨,能说出这么不符合她年纪的话,就连要离开的小姨夫都说了,“还挺般配的。” 小姨特别骄傲,“那是,不看是谁介绍的人,我介绍的人能差吗!”夸奖就夸奖,还不忘自夸,没法待下去了。 反应过来,我立马甩开孟医生的牵制,导致他引以为傲的冷面男形象,毁于此刻。更为过分的,我应该没使用多大的劲,为何孟医生身形趔趄,这个误会我真的没法解释。 “你干嘛?”我着急了,语气不善。 “我差点摔了。”孟医生一定被我吓得不轻,不会找我讨要损失啥的吧。 “我不是故意的。”我辩解道。话说,孟医生可以松开对我的牵制吗,这样多不好,医院都没人敢追求他了呢。 “小孟呀,我最近呀……喜欢吃甜的,什么时候能吃到你们的……”小姨不嫌事大的讲出,我那个恼怒呀。 “你喜欢吃,我买给你就是,干嘛问人家要。”我并未察觉有何不妥。 “改天……我亲自给您送去。”孟医生竟然没有推脱,答应了。 “小姨夫,快管管你老婆,怎么跟其他男人搭讪。”我搬出小姨夫这个救兵,奈何,人家夫妻感情好,不吃我这一套。 “我也想吃,怎么办?”小姨夫心情甚好,打趣道。 “你们……”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人多欺负人少,最终,我却什么都没你出来,被孟医生拉到办公室,才算完结这场由他引起的误会和闹剧。 “到我办公室。”孟医生单方面的邀请,我并不领情,甚至是拒绝的。 “不去。”我都拒绝了,怎么还被他拉走了,谁来救救我。 这是棒打鸳鸯的剧情,还是乱点鸳鸯的乌龙,反正,我是不会承认,我和孟医生关系匪浅,好到可以借肩膀靠的那种关系。我的清誉,毁于孟医生的不配合之手,赔我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