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宁然有点习惯了,也就懒得再去想,反正想来想去,还是一个样,又不会变。   她父亲给她留了20w,她妈留10w,她也是够富的了。   但是,对于她这个大小姐来说,这算什么?皮毛。   虽然心情不好,但她不能旷课。   她来的早,但没在学习。她瞄了一眼手机,拿起来玩,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同桌已经到了,她没有察觉。   她还在看自己的QQ主页,她的同桌可是火眼金睛,下一秒好友申请发过苏宁然手机,她先是一振,后知后觉,沈慕寒在她旁边,手托着下巴,看着她,她瞟了一眼,索性收回视线。   “喂”沈慕寒似乎不满意她的态度。   “有事?”苏宁然没想和他说话。   他嘴撇撇“好歹我是你救命恩人,你就这态度啊?”说的时候带点玩味。   “想怎样?”她没有耐心,一直都是。   “小恶霸。”他说完就走了。   苏宁然郁闷,他不是不近女色吗?就这?还天天缠着她,聒噪。   她把头焖下,趴桌子上睡,昨晚她压根就没睡,这会儿有点困了,也就没有管别的了。   她一睡就睡到第二节课。   她脸色一沉!老师怎么不叫她!她似乎是出于习惯,或者是根本没有考虑,转头看向盯着自己的沈慕寒“老师怎么不叫我起来?”   “嗯?”他被抓包了,还没有反映过来。   “我们老师不严。平常后排人老师都习以为常了,以为你也和别人一样,就懒得叫了。”他说完课铃随之响起。他抱起宝贝书包就走!   苏宁然在一旁呆呆的,这不是才4点?   她不是管闲事的人,也就没有问。   后面的课她每一堂都一心一意,就差把“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写脸上了。   后来的几天,她过着过着就习惯了,每天无非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   但是,好不容易习惯的生活,简单舒适,被今天的一幕磨灭。   她踏进教室就发现大家投来不一样的目光,她虽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开口相问。直到有人在和别人聊的时候,她才恍然听到。  “诶,你看那个苏宁然,沈慕寒因为她被街头小混混蹲了。她看起来那么清纯,居然和小混混有一腿,亏沈慕寒对她那么好!”   “就是就是,给脸不要脸,现在装清高,等沈慕寒不追了,她又来倒贴呗!”   “真恶心。”   “还有,她爸妈都不要她了,还摆着一副大小姐样。”   “就是啊,还一副喜欢学习样,在名校了不起?”   苏宁然听了一大堆,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她不关心自己什么样,她听到他们说的一瞬间,想的竟然是沈慕寒怎么了?   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下午的课她翘了,她想着之前沈慕寒家是方向,找到了熟悉的房屋。她迟疑了一会,转身走了。   过了会,她提着一袋药和一些食物回来,她敲门。没人。   再敲,门被打开,沈慕寒扫了她一眼,有一抹不可思议的眼神。   他起开身,她踏进去。把袋子放客厅上,拿出药膏“过来”命令的语气。   沈慕寒倒是没有多想,乖乖过去,苏宁然心不跳手不抖的给他消毒,抹药。   沈慕寒倒是享受,眼里闪过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