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是个腼腆的男生,怪不得会被欺负,矮矮瘦瘦的,出来是低着脑袋,看见一个比自己高大的大哥哥,难免有些手足无措。   "这是你的饭卡,昨天掉地上了。"尚枫将饭卡递给杨乐,杨乐接过饭卡,轻轻说了句谢谢。   "杨乐?你的饭卡怎么在这个人手里?"走廊的另一边,一个少年走了过来,因为背光,所以尚枫看不清他的脸。   "我,我昨天掉了是这个同学帮我捡回来的。"尚枫明显看见杨乐的身体抖了一下,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尚枫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是那个混混。   少年如同从光里走过来一样,轮廓越来越清晰,而恶魔的面孔也逐渐出现在尚枫眼前。   真的是他。   尚枫下意识地想跑,但混混眼尖,一眼就锁定了尚枫:"跑什么跑,我会吃你吗?"混混嬉笑着,笑声里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声,尚枫听起来就像魔鬼从地狱传来的笑容。   "呦真是不好意思,又遇到你了。"   "我走错了,我马上走。"尚枫真心怕了,他不想再被欺负一次,更何况这是在学校。   "来了还走什么,来玩玩嘛。"混混邪笑着,一把抓住了尚枫的肩膀,让他插翅难逃,随后用手捏住他的脸,很好玩似的不停地捏。   "臭弟弟,脸还很好玩。杨乐过来,你也来摸摸。"混混招呼杨乐一起来捏,杨乐却很不情愿,扭扭捏捏站在原地不动。   "叫你过来就过来,扭扭捏捏干什么呢!"   "我,我不敢。"   "怕什么,有我在,我罩着你,再不济还有我大哥!这个臭弟弟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是不是呀?"他对着尚枫明知故问,湿润的鼻息打在尚枫的耳朵上,让人很难受。   尚枫刻意将自己的头偏向一侧,不然这个混混的嘴都快吻到自己的发梢上了。   混混察觉到他的动作,愠怒地将尚枫的头掰了过来,随后尚枫就感觉鬓角忽然温热湿润,脸瞬间羞红了,发热发烫。   "看见没,就算我亲了他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混混在他鬓角流下涎水后就放开了尚枫,笑嘻嘻地看着杨乐。   尚枫这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脸烫的不行,像是初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   他逃一样地推开了混混飞快地冲出走廊,跑出了初三的教学楼回到教室。   回到教室刚好打铃,悦言还被回来,尚枫将裸露在外了十多分钟的笔盖盖上,迅速掏出书,开始课前预习。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混混吻自己的时候自己竟然有些心神荡漾……他脸红的像血,身体热的像蒸桑拿一样,羞耻,恐惧,震惊在那一瞬间将他包裹,让他全身都难受。   这一天他几乎没有听课,被那个混混搅扰的心神不宁,却又无处宣泄,憋在心里就像火山一样高温高压,随时会爆发。   黄昏是尚枫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刻,盛夏时年,野草渐长,日炎蝉喧,云舒夕阳。   尚枫走在校外的一条小路上,两边中满的是蓝花楹,蓝色的小花在清风中纷纷扬扬,撒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这座城市无处没有蓝花楹,就像京都无处没有樱花,金陵无处没有梧桐一样,这座城市是属于蓝花楹的。   走到家门口的巷子时,天还不晚,而昨晚的泥水还没干,这条巷子依然没有阳光的进入。   尚枫在巷子前伫立,压抑了一天的情绪逐渐显现,他的眼睛里水灵灵,蓄满了泪水,后背沐浴着夕阳,前身目睹着阴暗。   "操他妈的,小贱货又来了!"远远地尚枫就听见昨天那几个混混的叫骂,他们从远处的公路边跑过来,不顾车水马龙汽笛长鸣,直直朝尚枫冲来,尚枫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就已经伫立在跟前了。   "打死他,就是他坏了我好事!"白天强吻尚枫的那个混混跑在后面,一边跑,一边朝前面的人大喊。   几个混混再次把尚枫推倒在地上,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同样的经历。   尚枫哭了,他努力地护着头,不停的哭喊求饶,他们把他的校服撕烂了,把他的书包扯开,里边的书本散落一地,沾上了昨天残留的泥水。   疼,疼,疼!尚枫脑海里只有这样的感受。   身体疼,心疼。   恍惚间,尚枫听见了一声低沉的男声,随后,混混们的拳打脚踢停止了。   尚枫以为是错觉,他已经疼的产生了幻觉。   随后,他轻轻睁开了眼睛,脆弱的视网膜,被夕阳刺伤,而夕阳前面,还站着一个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