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进黎母怀里前,黎若那声委屈的妈,饱含太多的情感和辛酸。她还是个孩子,是一个坚强、固执的,会耍赖、会任性的孩子,是他们疼惜的好孩子。房间里只有黎若轻声的啜泣声,连带着黎母跟着一起偷偷抹眼泪,母女两人抱在一起哭成泪人。 有人怀疑,她是否故意,不让自己介绍他们的关系,还在她前男友面前,舒宸神情略有些委屈。难道也受了黎若的影响,情绪变得如此善变了。还是黎母瞧着身旁的舒宸,不好意思的推了推黎若,两人才分开。 黎母此行的目的,在家听说了穆清的事情,觉得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也不敢跟家里人知道,复放心不下便前来看望自己的孩子。许久不曾联系黎若,这丫头失个恋,连手机号码都换掉了,一时联系不到她的人,只能联系穆清。 见到穆清本人,黎母并没给好脸色,穆清还是客气的拿着她的行李,能做到的一样没有怠慢。他对黎母的尊敬,不会因为他们分手,就此划清原本的长幼尊卑。黎若情绪稳定后,拉着黎母便要离开,他们早已分手,能不麻烦对方就不麻烦对方,她能做到,也希望他亦是如此。 见黎若要走,穆清挽留道,“吃了饭再走,我已经安排好了,好不容易见到……”此刻黎若刚好抬起头,与舒宸的视线碰撞到一处,她拒绝了穆清的提议,拉着黎母便离开了。离开前,黎若客气的朝他说道,“谢谢你,吃饭就不必了。妈,我们走吧。” 黎母的疑惑,黎若的疏离,舒宸的淡然,都不及穆清的暗自伤神来得痛彻心扉。穆清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爱人,疏冷的背影消失不见,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舒宸专心的开车,黎母心间堆积许多的疑惑,都不能得到答案。 到了住的地方,舒宸借由家里没菜,要去附近超市一趟,把空间和时间留给她们母女,好好的说叨一番。黎母微愣,并未反对,心底暗自钦佩舒宸的懂事和察言观色的眼力劲。 黎若主动坦白,她和穆清分手了,他现在是已婚男人。至于自己,她也找人嫁了,那个男人他们刚好见过,就是舒宸。黎母愣住了,惊讶自己听到的,久久无法平静心绪。她以为,舒宸就是女儿的男朋友,或者是关系要好的朋友,仅此而已。女儿一再的让她震撼,眼里有没有她这个长辈呀。 黎母还在消化听到的事实,黎若生怕她不信,拿出两人的结婚证,这下她反对赞成都不重要,女儿已经嫁为人妇,她能悔婚吗。如果,她反对,那黎若的婚姻告败,是不是就成了二婚的女人。本就是很有主见的孩子,结婚的事情也没让他们担心,她担忧女儿找的人,是否可靠、可信赖,值得一个女人托付一生。 能说的、该坦白的都已如实告知,现在黎若在考虑他们几人晚上要吃些什么?黎若不放心,复又给买菜的舒宸打电话,黎母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仿若坐在电视前看剧的观众,看着女儿坦然自若的和某人沟通菜单。 舒宸回来的很及时,行动力不是拖拉的男人,黎母被安顿在客厅看电视打磨时光,留下黎若给舒宸打下手。餐桌上,是简单的家常菜,色香味让人食欲大开。会做饭会做家务,这种男人能照顾好她的女儿,黎母在心底给舒宸的印象分,悄悄加上几分。 饭后的收捡工作,舒宸也一并做了,十足的居家好男人典范。黎若端着他切好的水果,凑在厨房洗碗的男人身旁,那是悠闲自在的惬意极了。“表现不错,我都感动的要以身相许了。”黎若故意打趣他,知道母亲在外边,他不敢拿她怎样,胆识那是无拘无束的,恨不得翻身当老大。 舒宸一手的洗洁精,无奈的抬头,心间飘过苍天呀、大地呀,他老婆欺负人呢。看向黎若时,舒宸的眼眸里,深情的如汪洋大海,早就不是风平浪静。他暗自涌动的波涛,好想把她席卷入怀,狠狠的蹂躏一番才罢休。最终,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嘱咐她把水果端出去,怎么能自己吃,不顾其他人呢。 客厅的黎母,有些无奈,年轻人的爱情观,真的不敢恭维呀。恋爱速度咋就那么迅速,家里人知道吗?莫不是有了孩子,着急结婚,好掩人耳目,省的被人说闲话。黎若这个模样,气色倒是还不赖,只是肚子真的有了?黎母好担心,既高兴又无奈,这个臭丫头,简直就是胡来。 舒宸忙完厨房的一干琐事,终于可以坐在沙发上陪着黎母闲聊几句。舒宸告诉黎若母女,明天他的长辈会过来拜访黎母,询问黎母方便吗?黎若惊讶的看着舒宸,没有答话,黎母答应了,嘱咐舒宸安排便是,双方家长的首次会面,即将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