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风俞高中开学日。 早上八点,报到刚开始,一大堆家长便带着自家孩子涌入校园,积极地到定点完成准备工作。 如果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那么怪不得姜因蓝瘦得和竹竿儿似的,10点钟才懒洋洋地从软软的被窝中恋恋不舍地抽出身来。 由于明天就要住校了,所以姜因蓝昨晚是和妈妈一起睡的,没错,妈妈此刻也正睡得香着呢,独留姜爸爸一人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 姜因蓝起身睡眼朦胧地看了看手机,嗯~刚刚好。 接着又揉揉眼睛,双脚麻溜地钻进小羊拖鞋里,走到厨房里。 “爸爸!饭做的怎么样啦?”姜爸爸笑着揉揉因蓝的小脑袋,“快去洗漱,饭马上就好了,对了,顺便叫妈妈起床。” 姜因蓝应了声,在厕所呆了不到五分钟就出来往房间走,姜爸爸看着女儿,无奈地撇撇嘴,“你呀每次做什么都慢吞吞的,只有让你洗漱的时候飞快,都不知道洗干净了没啊”“女娃娃嘛,还是精致点奥” 姜因蓝听见背后的爸爸又开始絮叨模式,长吁一声,“好啦好啦,爸爸你别啰嗦我了,我耳朵茧子都得好几层厚了,还怎么精致嘛~” 说完拍拍妈妈,“妈妈,起床吃饭啦,今天开学呢。”妈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叮嘱因蓝,“今天开学,作业记得收好,别忘了带去学校噢。”“哦,好。” 姜因蓝随即转身到自己房间,看到桌上风俞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一拍脑袋,“妈妈!你说什么呢,我今天高一开学,哪有作业啊!” 妈妈也清醒了,赶紧穿好衣服起床,“呀,我都糊涂了,你这是高一开学呢。”姜爸爸哭笑不得,看着自家的两个迷糊鬼。“好了,赶紧洗洗手来吃饭啦。” 不过话说回来,姜因蓝虽然起的晚,但她是早有想法的,早上去那么早,不光不能睡到自然醒不说,人还那么多,和打了鸡血似的(虽然大部分是家长),还得等很久,倒不如睡个开学前的最后一个懒觉,再吃顿丰盛的午饭,等其他人中午都去学校食堂吃饭了,她再美滋滋地去报到。 这些小聪明,姜因蓝可太会了。 吃饱喝足之后,姜因蓝一家便向风俞高中出发了。 表妹严盐就没这么舒服了,可怜的小表妹就成了表姐口中那个大太阳下排着长队,此时正在食堂里吃着饭的人。 “啊!......姜姜姐,你什么时候来啊,我在食堂呢,我现在又无聊又累得半死。。” 姜因蓝被电话对面一声大喊吓得不轻,皱着眉头迅速将手机拉开。“严盐,你要死呀吼那么大声,我在路上了,你就在食堂等我吧,待会儿咱俩一起。” “唔......好。”严盐从小最听的就是表姐姜因蓝的话,毕竟虽然个子大,但是却还是打不过姜因蓝。哈哈。 ............ 姜因蓝来到食堂,迅速地便锁定了妹妹的位置,她悄悄猫到严盐背后,“嘿!”严盐被吓得一激灵,“姜因蓝!!你真幼稚!” “嘁,我这不是让你感同身受一下。对了,你刚叫我什么?” “没...没什么,姜姜姐,姜姜姐啦。。” 姜因蓝撇撇嘴角,又得意地笑了一下。 “因蓝,别和妹妹闹了,快叫人啊。” “昂,舅舅,舅妈好!” 严盐有样学样,机灵地喊道:“姑姑,姑父好!!嘻嘻~” “妈妈,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们吧,我和严盐自己去弄就行。” “行,那你们自己注意点儿,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说完姜因蓝便拉着严盐走了。 “孩子们长大了啊。”大人凑在一起,望着孩子们的背影,也许开心,也许失落吧。 ............ 姜因蓝和严盐俩人领完军训物资,往食堂走着。 “姜姜姐,你哪个班?”“我二班,你呢。”“啊我三班,咱俩不一班啊。”“哈哈哈对啊,咱俩当然不一般,挺好的了,咱俩都是重点班。” “嗯......反正我之后天天都要来找你,你可不许背着我有别的女人奥。”“哼,我哪有你那样见一个爱一个。”“哼。。” 经过图书馆时,两个高三的男生从图书馆出来,正好从她们面前经过,一个背着一把吉他,另一个手里拿着一本《长恨歌》。 “姜姜姐,你看到没,那两个男生好帅啊,尤其是背吉他的那个,我都已经能想象到他唱歌多好听了呜呜。”严盐的眼睛都已经定在了他们身上,完全没发觉人家已经走了老远了。 “是吗,我没怎么注意,你别老犯花痴了,你这样容易被人骗的哈哈。”姜因蓝淡定地地朝前走,根本不往那俩人身上看。 “切,说的跟你是老手似的。我起码有我们家崔崔这样的存在做标准,你这样的才最容易被骗嘞。”提到严盐的偶像,她是两眼放光。 “你也就追追星,左一个崔崔右一个崔崔的。”姜因蓝无可奈何地笑笑。 ............ 宿舍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姜爸爸和严爸爸一行人也要离开了,送到校门口,因蓝妈妈严淑这时候又不行了,“因蓝,在学校自己照顾好自己啊,和妹妹两个人互相帮助,让着点妹妹啊...”边说着妈妈眼泪开始往下掉。 严盐妈妈林华月赶紧劝着,“姐,别哭了,孩子们能照顾好自己的,我们得相信他们。”好一会儿,严淑才平复下来。 姜爸爸搂着妈妈离开后,妈妈还念叨着,“这又要一个月才能见到我女儿了......” 姜因蓝一边也很不舍得爸妈,一边又在心里觉得妈妈就是个脆弱的小女孩儿,现在更多时候,不是她离不开妈妈,而是妈妈离不开她了,又不禁想到开学前妈妈要和她一起睡,妈妈还说是怕她到学校见不到妈妈会想她,陪她睡一晚,现在看来,分明是她陪妈妈睡了一晚,离不开的也是妈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