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娱乐5月18日报道,F.M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傅怀瑾5月18日早上7时28分在N市家中安详离世,享年七十一岁。F.M传媒传媒随后在网上发布哀悼词,并表示傅怀瑾的葬礼只供家人出席,追思会将不予举行。艺人张若雨,姜糖,周其琛等在微博上表示哀悼。 五月十八日这天早上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傅怀瑾的报道。不仅仅是因为F.M传媒对娱乐资源的垄断,更是因为傅怀瑾本人极高的知名度。 傅怀瑾年轻的时候和其它公司董事长或是CEO相比,外形英俊得可以和流量艺人相媲美。他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开后,网友对他的关注就没少过。今天和这个小花微博互动了,明天和那个影后吃饭被拍了。不过传闻只是传闻,傅怀瑾从来没有对外正式公布过恋情。浏览器搜索出关于傅怀瑾的词条,也永远是显示未婚。 所以这么多年被拿出来讨论最多的还是傅怀瑾到底有没有结婚。这个问题也被列为了娱乐圈十大未解之谜。 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没出来,傅怀瑾就去世了。 傅怀瑾是从导演开始他的创业之路的。曾经,他导演的作品拿下了国际三大电影节之一的西林国际电影节金宗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女主角奖。不过在他导演事业的顶峰之后,傅怀瑾就退出了导演界,正式开始从商。从一无所有到如今属于他的娱乐帝国,把他视为偶像的人也不少。 各式各样关于傅怀瑾去世的报道中,有几家娱乐新闻开始关注傅怀瑾的遗产分配。大概网友和媒体的力量太过强大,居然有人发现傅怀瑾名下的财产除了捐赠出去的,剩下的F.M传媒的全部股份全部被转到了一位名叫周宓的女人名下。 周宓? 这个名字太过陌生,大众的好奇心更甚。 难不成傅怀瑾隐婚多年,或者是秘密情人? 于乐是刚进D娱乐的小记者,在外界传闻沸沸扬扬的时候,她通过校友这一层关系,拿到了专访周宓的机会。怀着好奇激动的心情,于乐准备了三天,才略微有信心前去赴约。 燕南路131号。 五月,N市如果碰上大晴天,气温飙升,和盛夏比起来也毫不逊色。这一路走来,都是独门独户的小别墅。被高大茂盛的林木围绕,环境清幽。让人原本焦灼的心慢慢也就平静下来。 于乐反复确认了几遍,才擦擦手里的汗上前按下门铃。很快,“咔嚓”一声,大门被打开。于乐看过去,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全忘了。 来开门的是一男子,肩削薄挺直,身上穿着一套黑西装更显得高大。看长相不好分辨年纪,但看他沉稳的气质,估计大约也已三四十岁。但令人惊讶的是,他的长相和傅怀瑾有五六分像,只不过比起傅怀瑾的锋芒毕露,眼前的人给人的感觉是温润如玉。 这…该不会就是傅怀瑾的儿子吧?于乐想到这个,对将要见到的人更是期待。 门后的院子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最引人注目的是院中已经盛开的石榴花,一片艳丽的绯色在郁郁葱葱中尤为显眼。走过一条青石子路,于乐看到一女子站在门口等着。 “妈,你怎么出来了?”傅秦书快步走上前扶住周宓。 “不是有客人吗?我出来迎接一下,不可以吗?”周宓笑笑,有些调皮的样子出现在她身上一点都不会违和。 于乐乘机仔细地观察着周宓,之前她偶然在校友群里得知周宓也是H大毕业的,还是新闻学的,也就是她的直系学姐。于乐就厚着脸皮回学校找老师领导要到了周宓的联系方式,还找到了周宓年轻时的照片。 怎么说呢?时间好像真的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虽然不可避免有皱纹爬上了脸,但那双最吸引人的眼还是一如既往地清澈灵动。 周宓拍拍傅秦书的手,主动向于乐打招呼:“你好,快进来吧。” 对待美人,于乐不免地心生亲近感:“学姐好。”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周宓一下就乐了:“我都好久没听到人这么叫我了,一下子觉得自己就年轻了。” 于乐跟着周宓走到客厅,房子是完完全全的极简风,主要的颜色就是黑白两色。显得有点冷清,和外面的热闹温馨相比显得有点不搭。 “这种装修是不是很怪?一点都不像家,反而和酒店一样。”周宓让傅秦书去端茶过来,主动问起。 于乐不好意思地笑笑:“也很好看,这种风格很独特。” “其实是因为我有洁癖,所以把家弄成这样,看着舒服。”周宓回答的很任性。 于乐一听这话,对今天的采访有底了,至少周宓是很配合的:“那学姐,我们的采访正式开始了?” 周宓坐直身子,点点头。傅秦书把茶放下,就坐在一边不走了。 于乐被看着还是有点紧张的,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又拿出了录音笔对她示意了一下:“学姐,我可能要全程录音,可以吗?” 周宓一点没有犹豫直接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