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了周宓留下来一起吃饭的建议,走出燕南路的时候,她都还有点懵。 于乐原本设想的困难一点都没遇上,周宓简直是她遇到过的最配合的被采访者。大概是出于对学妹的照顾,周宓本人又是新闻学毕业的,对问题的回答堪称完美。不躲不闪,直接切中问题本身。 连一些原本于乐都不太好意思问出口的问题,周宓也都直接给出了答案。 于乐看着手中的录音笔,已经可以预想到了这篇稿子要是发出去可以引起多大的热度,那么她的升职加薪还会远吗? 深夜,于乐仍不知疲倦地反复修改斟酌着每一字每一句。 桌上的录音笔不停地工作着,柔和悦耳的女声在小小的房间里回响着。 “最近网上的新闻吗?我都看了,傅怀瑾是我的前夫。” “我们很久都没联系了,突然看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难过。我们是和平离婚,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是仇人。” “葬礼我会去。他的遗产怎么分配的,我之前也不知道。之后的事情,我都会让律师去处理。” “相恋?我们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恋爱结婚算是水到渠成。我们是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离婚的,走到离婚这一步当然双方都有错。只能说我不怪他,但也从来不后悔离婚。严格说来,没有第三者。是我们自己的相处出了问题。” “对啊,这是我和傅怀瑾的孩子。他叫傅秦书。评价吗?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于乐姐,我们走吧。” 助理来敲门,于乐才从迷茫中回过神来。 桌上的报纸用醒目的标题刊登着:9月6日,周宓在家中去世。律师随后发表声明,周宓生前已经签署捐赠协议,将名下所有财产捐给慈善机构。 * “今天我们换个方式来发试卷吧。我报名字和分数,自己上来拿试卷。”叶于光拿出手机找出成绩表,毫不在意时间地报一个名字,然后找到分数念出来。 “于淳,108。周佳星92……周宓,45。”念出这个分数,讲台上的老师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我都不知道四五十分是怎么考出来的,就算只做前面基础的选择题和填空题,都不止这个分了。自己好好想想到底用了心没有。” 班上的同学也有意无意地看过来,周宓的同桌木卿也有点担心地看着她。 不过就算被这样不点名的批评,周宓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周宓脸都没有红一下,面不改色地从数学老师手上拿回答题卡。 答题卡都是机改的,看不出对错。周宓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后面一大片的空白不免还是让她有点烦躁。 糟糕的分数让周宓接下来的一天都板着脸,一句话都懒得说。木卿这次考了85,怕安慰周宓反而刺激了她,干脆闭嘴。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起,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走出校门。晚上还有晚自习,傍晚的这段时间并不算多。 “周宓,你还不走?”木卿收好书包,发现周宓还不慌不忙地坐在那。 周宓把桌上的几本书整理了又整理,“等人少了点我再走。” “哦哦,那我先走咯,拜拜。”木卿走出教室,发现有个男生站在外面在等人的样子。走进看清他的侧脸,木卿打了句招呼:“Hi,傅怀瑾。你在等周宓吗?” 傅怀瑾浅笑着点点头:“对。” 木卿很热心地开口帮忙:“我帮你叫下她吧。” 木卿退回去从门外探进一个头:“周宓,你家竹马哥哥在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