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宓只好起身,走出来看到傅怀瑾在外面等着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干嘛等我,我自己会回去。” “又没等多久,一起回去不好吗?”傅怀瑾温言温语。 “随便你。”周宓不耐烦地回了三个字便闷着头往前走。 傅怀瑾也不生气,乖乖地陪在周宓身边。 周宓的妈妈和傅怀瑾的妈妈是大学室友,还是上下铺,关系自然非常好。虽然现在各自成家了,但感情一直没变。傅怀瑾家离学校比较近,走路七八分钟就到了。周宓家走到学校则要二十多分钟。进入高三下学期最紧张的时刻,学生们自然是争分夺秒。 下午放学到晚自习这一段时间一个小时都不到。一些不住校的学生为了节省时间也干脆晚饭在学校食堂里解决,更是有家长不怕辛苦地送饭到学校。 所以这个学期开学了,傅怀瑾妈妈直接叫周宓住到家里来了,这样路上还能节省不少时间。以前的周宓因为可以和傅怀瑾朝夕相对而开心,不过现在周宓只觉得有点烦。 “这次的考试怎么样?是不是因为没考好不开心?”沉默了几分钟,傅怀瑾主动找话题。 “嗯。”周宓忘性大,一下子又被问起,敷衍的点点头。 “除了数学,其它的呢?”傅怀瑾颇为关心地问。 “别问我了,听说你这次排名也跌得很惨啊。从之前的前三名到这次的五十多,你们老师没找你谈话吗?”周宓微微扯起嘴角,显得有点幸灾乐祸。 “找了啊,成绩出来前赵老师就把我找去批了一顿。”傅怀瑾故作轻松地回答。 周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用想都知道那场面有多惨不忍睹。赵老师赵楠是语文老师,是理科尖子班的班主任,同时还带文科班也就是周宓他们班的语文。 赵楠老师对待男生那可以用挑剔来形容了。本来傅怀瑾之前每次考试几乎都是在第一第二徘徊,按说应该是老师的宠儿了。但是傅怀瑾平时总是一副不认真的样子,天天不是去打篮球就是到各个班溜达。赵楠老师就是看不惯他那对学习漫不经心还骄傲自得的样子,隔三差五就要抓住傅怀瑾的小辫子把他痛批一顿。 偏偏傅怀瑾也不是个会乖乖听训的,逮到机会就要回嘴。赵老师也没少以某人为名在周宓她们班上批评傅怀瑾,听赵楠老师训傅怀瑾也算是大家在忙碌的学习中的一点乐趣了。 周宓只要想到傅怀瑾和老师在办公室又要吵起来的模样,就笑得停不下来了。 傅怀瑾不自觉地也跟着笑起来,想着能让周宓笑成这样,被痛骂一顿也值得。 后面一段路两人之间的氛围还算不错,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周宓突然回头对傅怀瑾说:“其实,你也回来了,对吧?” 傅怀瑾猝不及防,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嘴唇微微颤动却发不出一个声音。周宓也不需要答案了,提速先走进家门。留下傅怀瑾看着她的背影方寸大乱。 傅怀瑾一脸凌乱地走进家门,本来想好好静静思考一下,结果还没来得及回房间,就又在饭桌上被审问了一遍。 “傅怀瑾,我收到你们学校发的成绩短信了,你怎么回事?”余枫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桌,坐下来就开口问。 “我…那天状态不太好,下次一定会进步的。”余枫对傅怀瑾的每一次成绩都在乎得不得了,只要有个波动都能紧张兮兮个半天。傅怀瑾也心知自家母上大人的脾性,不好好解释并做出保证是过不了关了。 周宓已经很久没看过傅怀瑾这副摸样了,原本低落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来,宓宓。你不是最喜欢吃肉了吗?多吃点。”余枫转个头笑吟吟地对着周宓。 有了儿子又想要个乖巧的女儿说的就是余枫了,可惜生了傅怀瑾之后就不能再生了,所以看到听话懂事的周宓余枫格外喜欢。每次周宓妈妈为周宓的成绩担心,余枫反而会劝着别给女儿太大压力。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天天都能看到这一幕,傅怀瑾却觉得久违了,心脏有个地方浮起阵阵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