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个大晴天,周宓睁开眼就看到初晨的阳光透过纱帘落在书桌上,明媚得让人看了也觉得特别有精神。 周宓没有赖床的习惯,一打开门就看到傅怀瑾像门神一样守在门口。 周宓被吓得哆嗦了一下,皱着眉问:“妈呀,吓死我了。你在这干嘛?” 傅怀瑾顶着个熊猫眼郑重真诚地开口:“我昨天回去仔细想了一下,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的确是学习。但是以你现在的成绩可能还没以前考得好,所以我决定帮你补课以及督促你学习。” 周宓已经无力吐槽了:“就这事啊?随便你吧。” 周宓越过傅怀瑾往楼下客厅走去。傅怀瑾跟在后面跳脚:“你别不当回事啊。我跟你说,你要摆正你的态度。” 周宓快速走到餐桌边上,随手拿起一个包子,转过身往傅怀瑾的嘴里塞:“吵死了。” 余枫把粥端上桌:“一大早你们两个又在闹什么呢?待会又要说迟到了。” “我哪有闹,我主动说要帮助周宓学习,结果周宓还拒绝我。”傅怀瑾不服气地说。 “我哪有拒绝?” “那你看你是什么态度,一副不屑的样子。” “是你太啰嗦,这么一点事要不停地唠叨。烦死人了。”周宓不客气地怼回去。 “好了,你们俩啊。”余枫看到两个人热热闹闹的样子心里高兴,表面上还是保持着严肃的样子:“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赶紧吃饭。傅怀瑾待会带妹妹去学校。” 学校早读是7点半开始,但是几乎所有班主任都会要求学生七点钟赶到教室,多加半小时的早读。当然,以周宓这种把睡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是从来没有过按时到校的。 周宓不慌不忙地吃完早餐已经六点五十了。 “走啦,快点。等下被老赵抓到就完蛋了。”傅怀瑾扯过周宓的手臂大步往前走。 “你还怕老赵呢?” “废话。你知道有一年我回来在一个店里碰到老赵,当时我在吃拉面。老赵一个眼神过来,吓得我都想躲到桌子底下。”傅怀瑾开玩笑地说。 “哈哈哈哈,后来呢?你和他打招呼了没?”周宓笑得停不下来。 这事是有前因的。高二的时候傅怀瑾和几个成绩比较靠前的同学被学校安排提前参加了高考,高考体检是要他们自己去医院体检的。 结果那天早上,傅怀瑾体检完了慢悠悠地跑到一家拉面店很享受地吃了一碗拉面,回到学校的时候,老赵就在教室门口等着他呢。 当面问清楚后损了他一顿不说,还在班上不点名地说:“有些同学啊就是不知道珍惜时间,别人体检完买了包子馒头就赶紧回学校看书了。而某些人还像大爷一样跑到拉面店坐在店里吃了一碗拉面。一路慢吞吞的,最后一个到校。” 课后,傅怀瑾把这事和周宓说了,很委屈的样子:“我不就是去吃了一碗拉面吗?我那么早起来去医院没吃早饭,肚子饿得要死我去吃一碗拉面我有错吗?” 当时周宓也是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他一番,笑完还得安慰他:“老赵那不是看重你吗?对你高要求还不好?” “打了招呼啊。老赵来了一句,哟,傅怀瑾你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喜欢吃拉面啊。”傅怀瑾郁闷地回忆道。 周宓笑得肚子疼,“太逗了,你和老赵真是相爱相杀。” “你是不是文科生,别给我乱用词。”傅怀瑾横了一眼周宓。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到教学楼底下了,周宓抬头看了眼,好心地提醒傅怀瑾:“看,老赵又在等你了。” 傅怀瑾抬头一看,老赵果然面无表情地站在三楼走廊边往下看。 傅怀瑾:“……” 周宓的教室在五楼,周宓落后傅怀瑾两步。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还能听到老赵大声质问傅怀瑾的声音。 “你怎么又迟到了?别跟我说你又去吃早餐了。” “不是,赵老师,我现在都在家吃早餐了。” “……” 周宓偷听了两句,捂着嘴偷笑着也快步跑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