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第一二节两节数学课连上,听到下课铃响的时候,周宓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周宓一脸懵地对木卿感叹:“太可怕了,两节数学课下来我觉得整个人的精力都要耗尽了。” 木卿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一天的数学课总算是结束了。” 周宓挠挠头:“烦死了,我觉得我数学要完蛋了。” 木卿一脸无语:“完什么蛋啊?你不是还有傅怀瑾吗?你让他随便帮你补补,你的成绩不就上来了?你语文英语那么好,文综也不差,提分不是很容易?” “谁文综不差,你知道上次我地理选择题就只对了三道,都不想提了。”这还真不是周宓谦虚,就算之前学的不错的政治她都没把握了,更不用提分数不稳定的历史和她从来没搞懂的地理。 “不过,两节课下来,我发现叶于光的头真的好亮啊。”周宓一下子想起了她两节课都在想的事情。 话题一转,气氛一下子变得欢快。 “对啊,今天还开了灯,叶于光的头都闪到我了。”说起这个,两个人相视一笑,笑得停不下来。 她们的班主任叶于光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的原因大概就是他是个光头。再加上他平时喜欢带个墨镜,没有表情盯着你的时候像个混黑社会的。 这事也是她们学生在私底下乐此不疲谈论的点。 木卿还想说什么,忽然瞄到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 单身狗又要被虐了,木卿用手肘推推身边人的手臂,“看,你家男神又来了,还不赶紧出去。” 周宓被男神这个词寒碜了一下,还是起身,一边脱口而出:“怎么又来了。” 门口还聚着几个班上的男生,都笑得一脸暧昧起着哄:“傅怀瑾,又来看周宓啊?不如你直接和老赵说来我们班听课算了。” “可以啊。你的位置直接给我就行了。”傅怀瑾也不躲闪,大大方方接招。 周宓听得头都大了,她所在的2班在五楼最边上的教室,对面就是她们老师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现在还开着,里面有老师的话肯定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周宓自己都不记得她曾经有这么高调的时候。 “又怎么了?”周宓只好走过去问。 傅怀瑾把她拉到角落上的窗边,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她:“诺,我估计你现在肯定跟不上数学,你现在听课也没多大效果。我把重要的知识点和经典的例题都整理了一下。你现在先看我整理的笔记再多做点练习。能捡回多少是多少。” 这下反而是周宓不好意思了,她自认之前一直对他的态度都不算很好,结果人家贴心地准备了这个。不过东西肯定还是要收的;“那,谢谢啊。” 傅怀瑾摇摇头,“我也帮不了你太多,语文英语那些你有基础在,多做几套试卷应该可以捡回来。至于文综我也没办法,你自己好好加油吧。” 这还是傅怀瑾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和她讨论她的学习,上辈子周宓的数学和地理一直到高考也没有多大的提高。最后的成绩离一本还差七分,周宓是那种典型的小富即安的人,一开始难过了一下,过后就觉得反正考都考完了,就这样吧。 傅怀瑾呢,好像也没有特别在乎她的成绩,一直的态度就是你愿意学就学,不愿意就算了。反正你开心就好。 那时候周宓想得还真是太简单了,仗着他们一起长大,好像学历的差距,异地都没什么可怕的。但其实一个人大步往前走,一个人还在原地傻乐着。这样的感情怎么会不出现问题呢? 周宓微垂着头,有风从窗跑进来,刚好把鬓间的发吹起。 傅怀瑾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个个子刚好到他肩膀的女孩。 周宓之前都是像刺猬一样试图把自己武装起来,对他也都是故作冷淡。现在这么乖的样子,傅怀瑾控制不住地就伸手揉了揉周宓的头发。 下一秒,周宓反应极快地用力拿下他的手,“干嘛,一份笔记就想占我便宜。” 傅怀瑾“扑哧”一声笑出来,故意凑近她,“不然呢?你以为东西是白收的?” “我就是这么以为的。”美色在前,周宓毫不动容,“行了,我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去。” “遵命。”傅怀瑾再次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周宓的小肉脸,在周宓炸毛之前迅速溜走。 周宓反应过来,罪魁祸首已经不见了。周宓气鼓鼓地回班上,木卿一看到她就激动地叫起来,“天啊,你们太亲密了。” “你看到了?”周宓翻开书的手一顿。 “哈哈哈哈哈。”木卿笑着,一副我都懂的表情,“我就是出去透个气。不过我在他揉完你头发就进来了。好羡慕你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就感觉你们有种默契。”木卿一脸艳羡,高三这种时候有人陪你一起努力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周宓不屑地“哼”了一声,“鬼默契。” “真的,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有种气场,然后别人都插不进去。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你们俩一样。”木卿补充说。 “行了,行了。知道你每天都在思春。先写作业吧。”周宓学着傅怀瑾的样子摸摸木卿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