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是谁啊?”周宓刚准备午睡,就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 “是周宓吗?”那边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是。”周宓一边点了点头。 “我是傅怀瑾的同学,今天我们不是同学聚会吗?他喝醉了,你过来接一下他吧。” “欸?为什么你们不直接把他送回家?”周宓委婉地拒绝。 “我们班男生喝醉的挺多的,我在这都顾不过来了。他手机锁屏了,只问得出你的号码,要不你还是过来一趟吧。”那边的人口气也挺为难的。 “行吧,你们在哪儿?我现在过来。”周宓隐隐约约能听到那边乱糟糟的声音,不好再拒绝只能答应下来。 从瑶里回来后,周宓和傅怀瑾都忙于参加各种同学聚会,两个人也就没了联系的理由。本以为两人差不多就这样了,没想到傅怀瑾又给她来了这招。 心里虽然在暗暗地骂傅怀瑾,但周宓还是只能顶着大太阳走到他们聚会的地方。 “周宓,这边。”周宓一进门,就听到一个男生叫她的名字。 周宓对对方有印象。他算是傅怀瑾的死党,叫孙泽亦。不过之前两人也没机会当面认识,所以只限于把对方的长相和名字对上号。 周宓往大厅看去,躺在地上的,坐在墙角的,靠在椅子上的都有。有些醉的直接睡了,有些半醉的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都看得周宓哭笑不得。 “你看到了,我们班几乎每个人都喝了点。所以只能找你来了。”孙泽亦脸有点红,不过还是很清醒的。 “没事,不过我觉得你们班的感情真好啊。”周宓之前参加了自己班的同学聚会,好像就是很平平淡淡的大家吃完饭就散了。 孙泽亦不好意思地笑笑,“还好吧。大家被高考折磨了这么久也需要放松一下。还有,你可千万别怪傅怀瑾。他本来是不想喝的,是席上赵老师说这个暑假是锻炼酒量的最好时机,所以大家都喝了点。你也知道傅怀瑾作为老赵的爱徒,被抓着喝肯定也不能拒绝。” 周宓无奈地笑笑,孙泽亦真不愧是傅怀瑾的好兄弟:“真没事,你去照顾其他人吧。我带傅怀瑾回家就行。” 孙泽亦比了个“OK”的手势,就去负责其他人了。 周宓俯下身看着摊在椅子上的傅怀瑾,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喂,你真醉了?” 傅怀瑾脸色一点没变,只是闭着眼像睡着一样。 等了一下,傅怀瑾没搭理她。周宓呼了一口气,直接上手拍他的脸:“天亮了,醒了。” “啪啪啪”几个响亮的巴掌成功唤醒了傅怀瑾。 “宓宝,你来了。”傅怀瑾睁开眼,眼睛有点红红的。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居然还有点萌。 宓宝这个称呼是前世周宓逼着傅怀瑾这么叫她的。作为甜宠小说的资深爱好者,每次看到小说里男主“宝宝、宝宝”的叫女主角,周宓都会被甜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她曾经在闺蜜面前放过话,以后要是找到男朋友一定要让他叫自己宓宝。 虽然被闺蜜吐槽太恶心,但是周宓还是坚持要实现自己这一少女心的梦想。 后来通过威逼利诱外加撒娇强迫,傅怀瑾的确妥协了。虽然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形下,傅怀瑾才会这么叫,但是周宓已经很满足了。 傅怀瑾突然来个这样的称呼,还是用这种醉酒时有点沙哑撩人的声音说出的。声控和颜控的周宓一时有点把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