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我们A大的气氛更适合你。傅怀瑾啊,我知道你有才,我也很看好你,不然我也不会特意过来了。但是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个事你还是应该慎重一点。” 于老师之前竞赛的时候和傅怀瑾就有过接触,也算还了解他。所以这会儿还是很认真地劝说。 “再说了,那你也得为你爸爸妈妈考虑一下,不是?” 周宓不由得看向傅怀瑾的爸爸妈妈。 她们一直都保持着沉默,一副由傅怀瑾说的样子。虽然不开口,但周宓是知道余枫对傅怀瑾有多大的期望的。 看傅怀瑾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的样子,考虑了一下周宓还是偏过身子小声对傅怀瑾说:“我们出去一下,可以吗?我有话和你说。” 傅怀瑾看了周宓一眼,一个眼神其实彼此就已经明白了。但傅怀瑾还是起身了:“不好意思,我们再商量一下。老师,麻烦你等一下。” “好,小姑娘你还是好好劝劝他。” 周宓和傅怀瑾站在家门口的一株桂树下。 这株树是小时候她们俩一起种下的,每次桂树开花的时候隔得好远都可以闻到香味,傅怀瑾的房间正对着桂树,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可以伴着清香入睡。 小时候这也是周宓最羡慕傅怀瑾的事。 最开始种下的时候,小树苗只比她们俩高一点,枝叶也是稀稀拉拉的。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桂树已经高大得再也碰不到它的枝叶,已经可以为她们撑起一片阴凉了。 “傅怀瑾,你看现在我们再也摇不动桂树了。”周宓睁着大眼睛看向傅怀瑾。 “傻,我们当然没有它长得快长得高了。”傅怀瑾轻轻推了一下周宓的头,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原本锐利的眼神也柔和下来。 小时候,因为喜欢这棵树,周宓没少往他们家跑。童年的夏天,他们都是在这个树下度过的。傅怀瑾好像又看到了小小的周宓,拍着掌跳着对他说:“怀瑾哥哥,快点,我们去摇桂花了。” 最后落得一身的花瓣树叶无辜地看着他。小时候他们每次都兴致勃勃地收集花瓣,要做成桂花茶,不过好像一次都没成功过。每次失败了之后,周宓都会苦着脸说都怪哥哥。因为每次傅怀瑾都表现得没有周宓上心。 “对啊,我们都长大了。”周宓认真地对傅怀瑾说。 “那又怎样?就算长大了,我们也可以不用分开。”傅怀瑾自信地回答。 “所以,这就是你放弃保送的原因?”周宓一下子就把事情串起来了。 “不然以我去年的高考成绩,哪个学校会理我。只有竞赛成绩根本轮不到我提条件。” 周宓心情也很复杂,名校没有人会不想去,何况A的中文系之于她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如果这些都是因为傅怀瑾的努力,和她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像意义也不是很大? “我想了一下,傅怀瑾,我真不用你帮我进A大。”这是周宓最后给傅怀瑾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