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站在傅怀瑾的房间沉默着。 周宓瞄了傅怀瑾几眼发现他还没有开口的意思。她也是个能坐着绝不躺着的人,所以她等了一会之后一个人默默绕过傅怀瑾坐到他桌子旁边的凳子上。 傅怀瑾看到周宓趴在椅子背上一脸无辜的表情,觉得自己都要被气得肝疼。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傅怀瑾终于开口了。 “这个…我还真没看出来。”周宓没心没肺地开口:“不是,你有什么可生气的啊。是你一开始就没和我商量,现在事到临头了突然把我叫过来。就算要生气那也是我吧。” “我不是怕你失望吗?成绩没出来前我也没把握,提前和你说了万一有意外不是让你白高兴一场吗?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你呢。看看你什么态度。”周宓无所谓的样子还是有一点打击到傅怀瑾。 “你发现了吗?这就是我们俩之间的问题。我们都是为对方好,怕对方失望,所以有什么事情都是瞒着对方。遇到事情问题也从来不会互相商量,我们都想着不让对方担心,所以我宁愿自己承担多一点。如果是普通朋友,那这种相处方式是OK的,但是如果是恋人,你觉得这样能长久吗?”周宓一扫之前漫不经心的态度,正儿八经地对他说。 画风变得太快,话题一下子这么有深度,傅怀瑾有点接不上话,只弱弱地接了一句:“我觉得你说的对。” 周宓气笑了:“对你个头啊。” “你看,你早就习惯了我们这种相处模式,连反思都找不出到底问题在哪里。我们认识的时候,家里人都说我是妹妹,要你照顾我。你是做得很好。但如果我们长大了,我还是一直依赖你。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不正常吗?明明我最讨厌菟丝花,但到最后我自己却成了菟丝花还不自知。” “哪有?我觉得我们这样很好啊。我保护你照顾你有什么不对,就算有问题那也是我们一时沟通不到位。”傅怀瑾小声地反驳。 “别死撑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彼此成长的时间和空间,所以我不可能再靠着你上A大,也不可能整个大学都还围绕着你,听明白了吗?”周宓很有女王气质地总结。 “OK,我接受你说的话。这件事就此打住,但是你之前微信和我说的一个新的开始,说了就不能后悔,以后你不能再拒绝我,不能不接我电话,不能不回我微信。不能…嗯…我暂时还没想到,总之我要求得到所有男朋友应该有的正当权利。”傅怀瑾见好就收,转而提起他更关心的事。 边说傅怀瑾边往周宓靠近,整个人都要靠到周宓身上了。 “想多了吧你。我说的只是给你个机会追求我,最后成不成还两说呢。还正当权利,你去梦里行使吧。”周宓急急地起身,向门口靠近,“我走啦。” 傅怀瑾大步向前反应很快地拉住周宓的手臂:“喂,我和其他的追求者怎么能一样呢?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在家等你等得日渐憔悴你不得给我一点补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