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自己上楼就可以了。你回去吧。”周宓在楼底下停住脚步。 傅怀瑾没有立刻转身离开,看着对面娉婷而立的女孩眼里蕴着的全是温柔的笑意:“最近有好多新电影上映,明天去不去看电影?” 周宓对看电影其实不是特别热衷,但还是问:“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吗?” “你喜欢的那个女演员叶镜迁好像新片是明天上映。”傅怀瑾也是提前做了功课的。 周宓眼睛一下就亮了:“啊,最近真是事太多了。我都忘了我女神的电影要上了。去去去,你去查一下看几点的场?” “好,到时候我查了告诉你让你选时间。”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傅怀瑾自是心旌摇曳,喜不自胜。 “那我上去了。”周宓不想再看他的傻笑,准备回去了。 “欸。”傅怀瑾本能地叫住她,看到周宓疑问的表情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其实没什么事,但就是单纯想和她多待一会:“你…就这么走了?” 听了傅怀瑾的话,周宓有一种早就预料到如此的感觉。没想到,有一天傅怀瑾会变成这样一个缠人精的样子。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但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雀跃欢欣。 看着傅怀瑾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点点红晕,周宓觉得有点玄幻,这一刻大概她们两个都已经忘记了那些飘渺的往事,只是专注眼前的两个…少年? “要不我给你个吻别?”周宓嘴上向来不着调,一个娇俏的眼神过去逗得人分不清真假。 “真的吗?”仿佛一瞬间傅怀瑾眼角眉梢都浮现了某种光彩。 周宓无奈抚额:“好了,傅怀瑾同学。今天就到这里了,拜拜啦。” 周宓的语气像哄孩子一样,温言软语的,偏偏傅怀瑾就吃这一套:“那我走了,明天见。” 周宓点点头,直接转身上楼。一口气做完,免得又被拉住了。周宓脚步轻快地跳上楼,眉目间顾盼生辉让人看了就知道所为何事。 到家后,周宓这边坐一下,那边躺一下怎么都不自在。最后周宓还是身体先一步打开衣柜。 上学的时候,周宓一向对穿衣打扮不上心。从来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最喜欢穿的就是一件宽松简单的T恤配一条五分裤了。有时候没时间逛街新衣服,直接穿妈妈的旧衣服都是常有的事。初中的时候,女孩子都渐渐有了打扮的意识,周宓又算是班里比较惹人注目的,所以也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笑话周宓的穿衣。 一开始周宓还会有点难过,不过陈一旬的一句“你是去读书的,又不是选美的,你自己开心就好”让周宓一下子就想开了。以后这种事周宓听听就过去了,剧都没追完,小说都没看完,游戏还没打完,当然还有作业也还没写完。哪有那么多时间注意这注意那。 不过现在周宓想好歹是和傅怀瑾去电影院还是应该稍微打扮一下吧?不然到时候对比多惨烈。这么想着,周宓很安心地开始翻衣柜。 这件不行,颜色太土了。这个搭配太麻烦了。这个好像有点小了。周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嗡嗡” “嗡嗡” 扔在一边的手机接二连三的震动声响起,周宓还以为是谁急着找她,赶紧过去拿起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