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临清~吃饭*吧~我饿*死*啦~" 下*课铃声响了,但贺临清还在*坚持学习,嗯,好孩子。 "你去吧" "一起走呗~走吧走吧" 不等贺临清回答,他*拉*着贺临清就走了。 "唉?和遄!" 贺临清被拉着走,准确来说是跑,要不是他腿长,早摔八次了。 他看到一个人。 这个人戴着眼镜,长的秀气,不看脸有股生人勿近的意味,但看脸又发现他眼里都是笑容。 他们对视了。 短短的几秒钟,贺临清却不舍得松开眼。 我不会一见钟情了吧?他想。 因为被和*遄*拉着走,只好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跟着他来食堂。 嗯,这个人应该是6班的吧,站在六班门口。 12班的贺临清撇撇嘴,一半一半。 待到二人打完饭做到餐桌准备吃,他又发现了六班的小伙子。 但是六班的小伙子与他一前一后,他吃饭算是一口三回头。那个小伙子可能注意到他炽热的目光,向这里看了一眼。 0"我*去" 贺临清抓紧转过来。 "呀~临临~瞅谁呢~" 和遄一脸*贱*相。 "滚" 贺临清赏他一个笑脸。 说话这间隙六班的那位已经吃完了。 ....... 他是饭桶转世? 看着碗里的一大碗饭,他脑袋疼,但他准备追随的人好像有意在等他,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次,最后无奈,向贺临清打了个招呼。 贺临清不淡定了。 "....." 他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一脸淡定的收拾完,假装去洗手,实际去找某六。 但是某六可能走了,他只好闷闷不乐的走了。 ——他抛弃了和遄。 贺临清去了趟小卖铺。 "姐姐,拿瓶水" 贺临清笑眯眯的对着以为年近50的阿姨说到。 "又来啦小清,和遄呢?" 年近50的阿姨就姓吴。 "和遄啊....他没吃完呢,我有点事就先出来了" 贺临清笑着和他说。 "姨,矿泉水" 头顶响起闷闷的声音。 吓得他一激灵。 贺临清转头,碰上六的目光。 .....没这么巧过。 贺临清简直是大型社死。 但下一秒就不社死了。 六接过水的一瞬间,俯下*身在贺临清的耳边说到。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朋友? 贺临清一脸不解。对方还是微笑的看着他,看的他心里发毛。 "...贺...贺临清" "贺临清......" 六似乎在思考。随后直起*身子, "你好,我叫胡林亓" 胡林亓摸摸贺临清的头,一下给他摸懵了。 他摸我头 他摸我头? 他摸我头?! 认清了这个现实,贺临清叹了口气,又开始想他刚才说的话。 叫什么来着....贺林亓? 贺临清一脸震惊的看他。 "你姓贺?" 胡林亓看着他。 "?"贺临清被他看的更震惊了。 "胡,不是贺,贺小朋友注意好耳朵" 怕被阿姨听出端倪,胡林亓低低的嗓音又压低一度,但不显油腻,是那种很舒服的感觉。 贺临清点点头。 是我的菜。 该想想怎么骗小朋友...大朋友入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