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边景彦说这句话的时候,沈思薇正准备把包好的烤鸭放入嘴中。 听完了这句话,她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放下手上的烤鸭卷就开始抠嗓子眼儿。 边景彦被她的动作吓到了,又恶心又震惊:“沈思薇你疯了!” 沈思薇干呕了半天,什么都没吐出来,她赶紧呷了口水压压惊,杏眼抬眸,眸光好似利剑:“疯的人是你吧。我们俩个从来都是道不同,结什么婚?” 边景彦被她这个嫌弃的表情气的胸口发闷:“你这是什么态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喜欢我。” 沈思薇眉毛都没动,葱白的手指捏起餐巾纸擦了擦油光光的嘴唇:“你说的那是小时候的事,光着屁股的时候懂什么爱情啊。今时不同往日,不过我倒不知道,你一个堂堂公司的老总,现在都沦落到逼朋友为妻的地步了,边景彦,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啊,别的女人都不要你了?” “胡说八道!”边景彦闭了闭眼睛,他果然跟这个女人八字不合。不过他忍,毕竟今天是他有所求。 “假结婚?”沈思薇听完,好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你是说假结婚不过是维稳,为了让爷爷不去找你的心头宝的麻烦,所以就选择我来帮这个忙。” 边景彦慢条斯理的品了口大红袍:“说的不错,你可以提任何条件。” 沈思薇的目光从眼前男人的鼻梁,看到他性感的薄唇,最后绕了一圈又停在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上。 作为眼前这个家伙的青梅竹马,可以说看着他从一个可爱的小正太成长到现在这个气场强大,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的男人的。 不过这点情谊并不能让她放弃自己的原则。 “不好意思,我拒绝。” 边景彦皱眉:“你凭什么拒绝?我哪里配不上你。再说,咱们俩个结婚也算是众望所归。爷爷最喜欢你,他只希望你做他的孙媳妇。” “总之,不干。” 沈思薇站起身开始收拾小皮包。 对于提出这种要求的边景彦,沈思薇只恨不得一脚踢到南极去。 有没有搞错,结婚多么神圣的事,要是真的结了婚,盖了章,结果还是假的,到时候她是功成身退了,可是再结婚就是二婚了,完全掉身价。 所以绝对不干,不管这个男人怎么说,也绝对不干。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等谁。”边景彦突然提高嗓门。 沈思薇动作一僵,不过下一秒她就推门出去了,头也没有回。 知道? 他知道什么? 沈思薇怒气冲冲的向外走,不小心撞上一个人,她没站稳,脚步踉跄了一下。 对方倒是动作迅速的扶住了她。 “小姐,你没事吧?” 沈思薇浑身一僵,有些难以置信抬起头。 黄昏的阳光把餐厅周围都染成了暖暖的黄色,而眼前的男人,一件白色的棉质衬衣,黑色的西裤,那双纯净的眸子一如从前,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人的心底。 沈思薇的嘴唇动了动,鼻子有些泛酸。 五年了,她日夜思念的人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 “旭安,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