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离陌又一次做了那个梦。 在梦中,她的眼前,总是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缓缓向前走去,而每一次,当她准备靠近那个身影时,那个身影却像泡沫一般,化作了幻影。 她一惊,连忙扑过去,却连一点幻影都没有抓住。 耳边,隐隐传来一个声音:“命就是命,你,又何苦逆天而行……” “北离陌!北离陌!”还没有等她听清楚那个声音后面说了什么,另一个着急的声音就闯进了她的梦境。 一瞬间,梦境崩塌,北离陌皱皱眉,缓缓睁开眼睛。 一张着急的脸就进入了她的视线,是风信寒。 “十皇子殿下?”北离陌微微挪开视线,疑惑地问道。 “哎,你可终于醒来了,再不醒来我都以为你要一命呜呼了。”风信寒见她转醒,松了口气,在她的床边坐下。 北离陌微微起身问他:“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风信寒握住她的手腕,把了把脉,然后道:“你昏迷了两天两夜,怎么叫都叫不醒。”说完,他收回手,突然面色严肃地转过头,小声问她,“你……是不是女儿身?” 北离陌一惊,连忙抽回手,然后皱眉道:“十皇子殿下说笑了,我怎么会是女儿身呢?” 风信寒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拂袖道:“得了,别装了,你昏迷的时候,每天都是我给你把的脉,你的脉象同我们的都不一样,似男非男,似乎被什么东西压制着你的本性,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种脉象。如此看来,你可能原本是女儿身,而后来,我不知道你是服了什么药,才让你拥有男子的声音。”风信寒顿了顿继续道,“可是,即使你有了男儿的声音,但你的身体却仍然还是女子的,要不是现在正处于隆冬时期,你穿得厚实,早就暴露了!” 北离陌听他如此说来,眼中微闪,刹那间,在她的手上已经握住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她将小刀横于风信寒的脖子上问道:“你说什么?你……看过我的身体?” 风信寒被她突然拿出来的小刀吓了一跳,连忙往后挪了一挪,急急道:“那日·你满身是血地被九哥抱回营帐里,我见你昏迷不醒,就以为你是是受了什么重伤,所以才……”北离陌眼中一狠,将刀子逼近了他的脖子,他急忙道,“哎哎——不要激动啊,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刚刚解开你的衣服,就觉得不对劲,就没有继续往下解了……” 北离陌听此,才收回小刀。 风信寒松了一口气,他摸摸刚刚小刀架在的地方,小声道:“所以,作为补偿,我没有告诉九哥,你是女儿身……” 北离陌刚还在想着要怎么向风御城解释这件事,就听到风信寒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她一把抓住他的衣袖问道:“你说什么?” “哎!”风信寒还以为她又要对他做什么,连忙抽回袖子道,“我……我没有和九哥说你是女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