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每一颗星辰都是一种希望,只是他没有说,这些希望皆是生死劫后的曙光。 “先生,你看,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九岁那年,是她第一次送他礼物,双手捧着礼盒,此刻的她眼睛睁的大大,吐了吐舌头,奶声奶气又道:“先生,你快点打开看看嘛,喜不喜欢?” 他沉思了片刻,似乎嗅到了什么,最终还是敛下眸子,抿起一抹微笑,接过礼物后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没有说话。 “快点,快点打开看看,我送的礼物到底好不好嘛?”她见他的手指迟缓,便又催了催,激动的掩盖不住唇角的坏笑。 “好。”他的声音如同清凉的泉水,昆山碎玉,很是悦耳,容易让人上瘾。 砰! 一声炸响,他吓得颜色尽失,炸的满面灰色,然而她却没心没肺笑的前仰后翻。 却不想,晚上被父亲训了一顿,正施家法时,竟被他护在怀里,挨了那道鞭子。 事后,他带她来到辰星阁上看夕阳日落,夕阳如同天边燃烧起的灼天大火,仿佛将地面也烧了起来。 “哇啊!这里好美,这么近,就好像伸手能碰到天,先生你看,那朵云好像一匹威猛的火马!” “你喜欢么?” “嗯,我很喜欢坐在这里看夕阳,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我想骑在这匹火马上驰骋沙场,打下整个天下。”她笑的很开心,很天真,似乎只要她一声令下,整个天空都属于她的。 “还疼吗?”他又心疼的问,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满目宠溺。 “疼,就是手疼。”她依旧不满,嘟了嘟小嘴又说:“我被罚写了十多遍的女儿经,都要疼死了。” 他从怀里拿出白巾放在她的手上,轻轻揉.捏着她的手掌,又问道:“现在呢?” 她没有立即回复,而是另只手从一路带来的布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奶声奶气自责说:“先生,之前都是我的错,其实这个才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你不要嫌弃。” 他接过礼物,看着她兴奋的表情,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像闪烁着星芒,并没有犹豫的打开了,一个布娃娃落在他的眼前,这个娃娃的针脚凌乱,有的棉花还露在外面,如果别人看见了肯定认为这个是世界上最丑的娃娃,没有人要的垃圾,不堪入目。 “很漂亮的娃娃,我喜欢。” 他仔细又认真的看着每个细节,俊美如画的脸上情不自禁展开了笑意,这微笑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在落幕后的夕阳下真的很美,美得让她想亲他一下。 “作为回礼,先生也要送我一份礼物才好,你说过礼尚往来的。” “嗯?” 闻声,他才回过神问道:“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嗯……。”她沉思了片刻,像是打定了主意说:“既然是我送先生礼物在先,那么作为回礼也要我自己挑。” “自然。” “那好,先生可否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 他有些疑惑,不过还是闭上了眼睛,谁知一阵温热感袭上了他的感知,他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她吻在他的双唇,这一刻,让他措手不及。